下载区 火箭云盘 BT最新合集 BT亚洲有码 BT亚洲无码 BT欧美无码 BT三级写真 网盘迅雷
电影区 在线无码 在线有码 高清区 VR片 蓝光原盘 高清无码 高清有码 女优全集
图片区 动图车牌 清纯唯美 网友自拍 偷窥原创 裸露激情
小说区 现代激情 古典武侠 暴力强奸 校园春色 家庭乱伦 长篇连载 情色幽默 淫妻交换









意乱情迷美少妇

2月前   ·   【小说】现代激情
第一章 姐姐

  我叫李皓轩。

  我刚呱呱坠地,母亲便撒手人寰,都没来得及看一眼刚出生的我。

  八岁时,我爸被生活所迫,第一次去抢劫,失手杀人,蹲了监狱。

  警察抓走我爸的那天,是大年三十。

  在乡亲们的眼中,我就是一个丧门星,害死母亲,父亲也锒铛入狱。

  他们在我背后指指点点,吐唾沫星子,说我不吉利。

  我在家门后面蹲着哭了一天,无助恐惧彷徨充斥着我的内心。

  我想见我爸,所以我拿着家里仅有的十几块钱,去了县城。

  县城很大,我不知道爸爸被关在哪儿,鼓足勇气找人打听,可我身上穿着破破烂烂的,根本没有人理我。

  在县城街上呆了两天,一只流浪狗抢我捡到的半支鸡腿,我吓哭了,这时,有一个女孩拿着砖头将流浪狗赶走。

  她叫丁茜,十五岁,比我大七岁,她让我喊她姐。

  她得知我的遭遇后,就说让我跟她走,她说她也一个人,正好有个伴。

  看着丁茜,孤独无助的我,仿佛找到了一处避风港。

  喊了一声姐后,我就晕了过去。

  醒来时,身上干干净净的躺在一张红色的床上,枕头边上放着一个红色的布娃娃。床上很香,比我闻到的任何气味都好闻。

  我告诉姐姐,我想去看看爸爸,姐姐说,以后就我们两个过,如果我敢离开她,她就不要我,也不再管我了。

  在县城流浪的那几天,我怕了,我再也不想捡别人扔掉或踩过的食物充饥,那种日子绝对是我的梦魇。

  从此之后,我再也不敢提去看爸爸了。

  姐姐白天晚上都经常不在家,我也不知道她去做什么,我怕她不要我,我问她,她也不说。

  有一次,姐姐被我问生气了,举起手打了我一巴掌,打完我之后,她却哭了。

  从那天起,姐姐的工作,就成了我们之间第二个禁忌的话题。

  到她家的第三天,姐姐气喘吁吁的回到家,脸上都是汗,脖子上似乎有一片淤青,我连忙倒了杯水,给姐姐端了过去。

  她一口气把水喝完,骂了句,敢这么欺负老娘,老娘我早晚弄死你。

  她气呼呼的说完,将身上紧裹的那件红色的外套脱下,扔给了我。

  然后,她将下身那件黑丝慢慢的褪去,露出红嫩可人的小脚,还有雪白的大长腿。

  姐姐的身材特别棒,没有一丁点的赘肉,就像她卧室贴着的那些性感女模特一样。

  但于此同时,我看到她腹部和背上都有一些红印,像是被人挠过一样,尤其是胸脯那儿,似乎被人咬了一口,隐隐的有血迹渗了出来。

  我连忙问姐姐怎么了,是不是有人打她了。

  姐姐瞪了我一眼,回了卧室。

  我不知所措的站在客厅,暗骂自己真不该多事,惹姐姐生气。

  没几分钟,姐姐走出卧室,冲我勾了勾手指,我连忙跑了过去,站在她面前,不敢乱说话了。

  姐姐笑盈盈的看着我。

  我的头更低了,对姐姐说对不起,以后再也不惹她生气。

  姐姐蹲下身,捏着我的下巴,冲我诡异的笑了下,“轩轩,帮姐姐搓搓背,好不好?”

  我连忙点头。

  当时,我只觉得,只要能帮到姐姐,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姐姐帮着我,把衣服脱光。

  看到我那个东西时,她盯着看了几秒钟,又闭上了眼睛,再睁开时,眼神有些复杂,然后拉着我就进了浴室。

  姐姐家的浴室很漂亮,有一股特别的香气。

  温水流过她娇美的躯体,还有她身上的一些淤青。

  我站在旁边,任由姐姐身上的水溅到我身上。

  我呆呆的看着沐浴中的姐姐,说实话,当时我也不知道自己在看什么,只觉得姐姐特别好看。

  突然,姐姐蹲到了地上,哭了起来,任由喷头的水浇在她的头发上和身上。

  第二章 她竟然是做那个的

  我连忙走到姐姐身边,问姐姐怎么了。

  姐姐哽咽的说没什么,让我帮她搓背就行了。

  姐姐不让我问,我就不敢再问了,站在姐姐背后,帮姐姐认真的搓着背。

  其实姐姐身上很干净,一点儿也不脏,也不知道为什么姐姐每次回来,都要冲好几遍澡。

  帮姐姐搓完背后,姐姐转过身,把我抱在了怀里,抱了足足有好几分钟,才把我松开。

  “姐,你前面还没有搓。”她把我松开后,我立即对姐姐说道。

  姐姐笑着摇了摇头,“不用了,姐姐帮你洗好不好?”

  姐姐帮我洗了足足半个多小时。

  沐浴露抹在身上,起了很多泡泡,很香很滑,尤其是姐姐帮我擦身子时,很舒服。

  帮我洗完,姐姐就让我出去,说自己要洗澡,那个时候,我特别听话,立即出去了,躺在沙发上看起了电视。

  姐姐洗了很长时间,浴室里传出压抑的娇喘之声。

  姐姐出来后,脸上有一摸嫣红,年幼无知的我跑到她身边,问她是不是生病了。

  姐姐红着脸,小跑着回了卧室,可能她一时大意,临关门前,浴巾掉了下来……

  感觉姐姐的背影好美!

  每隔几天,姐姐都会让我跟她一起洗澡,她帮我洗完,都会在浴室里呆好久,出来时,脸蛋都是红朴朴,我再也没有多过嘴。

  对姐姐的情况,我一无所知,也不敢问。

  只知道姐姐没有上学,她说,她讨厌上学。

  不过,姐姐让我好好读书,将来成为一个可塑之才。

  我不知道姐姐用的什么办法,在我被姐姐收养活了一个多月后,她就把我送进了学校。看着姐姐用零钱凑齐的学费,我哭了。

  我心中暗暗发誓,我一定不能让姐姐失望,我要一辈子对姐姐好。

  每天晚上,姐姐都会搂着我睡觉,我特别喜这种感觉,尤其是,摸着她那双大长腿,还有把脸贴在她的胸前,好温暖。

  十三岁那年,我第一次出现了梦遗,醒了后,我隐约记得,姐姐丁茜出现在了我的梦里。

  姐姐发现后,冲我坏笑了起来,“轩轩长大了哦!”

  当时把我尴尬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十三四岁的年纪,对男女有别已经有了了解,自梦遗后,我主动提出和姐姐分开睡。

  我有些不舍。/

  看得出来,姐姐也很不舍。

  几年来,姐姐一直晚出晚归,上午九点多出门,有时候半夜三四点钟才回来,我没有问过,但是好奇心越来越重。

  终于,有某个星期六,姐姐打扮得很性感后出门了,我就悄悄的跟了上去。

  姐姐转了好几次公交车后,终于走进了一条暗巷。

  我站在不远处看了看,小巷里有很多小门面,每个小门面上都写着四个字,‘足疗按摩’。

  我脑子翁的一声。

  虽然我没有来这儿,但是我听说过,这里是打着足疗的晃子做那个的。

  我心里一遍又一遍的告诉自己,姐姐绝对不会是在这儿工作的,她一定是过来找人,或者是临时有事过来的,肯定马上就会出来的。

  可是左等右等,根本没有见姐姐出来,反而看到男人进进出出,出来时,都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提着裤子。

  我感觉心里越来越乱,终于忍不住,走进了姐姐进入的那间小门脸。

  推开门后,看到三四个打扮的跟姐姐一样妖艳的女人坐在门口的沙发上,露着大长腿,饱满的胸部都要挤出来了。

  我进去后,一个女人愣了下后,笑眯眯的看着我,“哟,这么小就知道找乐子。”

  说完,伸手来拉着我。

  我一把把她推开,朝里面跑去,我要找姐姐,我今天一定要找到姐姐。

  推开第一间门,一个男人的裤子褪到膝盖处,正压在一个女人的身上,一上一下的,我虽然没有见过,但是我知道他们在做什么。

  我脑子翁翁的,不过,心里似乎又松了口气。

  姐姐不在这儿,也许姐姐走了,我只是没有看到而已。

  在女人的尖叫和男人的怒骂声中,我退出了那间小屋。

  正在这时,另一间屋门打开,一个男人搂着姐姐从屋里走了出来。

  我像傻了似的站在那儿,愣愣的看着姐姐。

  丁茜姐也看到了我,她也愣住了,“轩轩,你....你怎么在这里....我.....”

  姐姐惊慌失措的想解释,可是语无伦次的根本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我木纳的站在那儿看着她。。

  突然,我感觉一阵恶心,看着姐姐的身体,我有种想吐的感觉。

  我也不知道当时怎么了,一步一步走到姐姐的身前,姐姐刚要说话,我抬手就朝姐姐脸上打了一巴掌,“你真脏!”

  说完后,我头也不回的跑出了足疗店。

  我像疯了似的,在街上奔跑着。

  姐姐在后面一直追着我,哭着喊着我,可是我根本没有回头,在路上我不知道撞了多少人,我只想离姐姐远一点,她真的好脏。

  跑回家,我就把自己锁在了卧室里。

  姐姐在我房间外,哭声传了进来,“轩轩,你听我解释....”

  “脏,真脏,我没有你这样的一个姐姐,恶心。我明天就走,我没有你这么脏的姐姐。”我爬在床上,大声的吼了起来。

  后来,我也不知道她在门外说了什么,因为我吼完后,就把背子蒙在头上,手指紧紧的捂住了耳朵。

  也不知道为什么,当时我的脑袋特轴,根本没有给姐姐解释的机会,还用最恶毒的语言刺激她。

  后来,每每想到这些,我都会给自己一巴掌。

  躺在床上,我的灵魂好像被抽走了,复杂的心情纠结在心间。

  一直到第二天早上,我才打开房门,走出房间。

  当时,我想着,给她说一声,我就离开这里,也算报了她这些年收养我的恩情,

  我他妈的就是一个傻子,彻头彻尾傻子。

  第三章 姐姐的秘密

  敲了下姐姐的房门,隔着门给她说了声,我在客厅等你,我有话说,然后我就去了客厅。

  刚坐下,就看到茶几上有一张纸。

  ‘轩轩,姐姐好想跟你永远在一起。不要怪姐姐好吗?姐姐走了,我留了点钱,是你的生活费,好好上学,不要让姐姐失望。轩轩,姐姐不脏,真的不脏,你为什么不听姐姐的解释呢。’

  纸上有几滴干了的水渍,那是姐姐的泪水。

  我脑子翁的一声,心里慌乱了起来。然后像疯了似的冲向姐姐的卧室,打开房门,里面已经空无一人了。

  卧室里还是那么清香,那么整洁,可是她的衣服已经不在了。

  姐姐走了,姐姐真的走了。

  不,我不能离开姐姐,姐姐是我的一切,我不能让姐姐离开我。

  我感觉天就像塌了一样。狠狠的甩了自己两巴掌,姐姐说她不脏,她肯定就不脏,我为什么不听她的解释,还打她骂她。

  不行,我不能失去姐姐,我不能让她走,我要把她找回来。

  这个想法一冒出来,我立即冲出家门,跑向了那家足疗店,冲进去后,我立即大声的喊着姐姐。

  那几个女人说原来你就是丁茜的弟弟啊,丁茜今天没来。

  我失魂落魄的站在那儿,泪一直流着。

  就像当年,爸爸被抓走时,那样的孤独无助。

  其中一个女人看着我叹了口气,说你姐姐不容易,为了你这个弟弟,她吃尽了苦头,让我以后一定要好好的对丁茜。

  自责懊悔充斥着我的心田,我又狠狠的甩了自己几巴掌。

  这些年姐姐为我做了那么多,我竟然连个解释的机会都不给她。

  跑出足疗店,在街上疯狂的寻找丁茜,见到人我就问,可是没有人理会我,都把我当成疯子傻子,离我远远的。

  找了两天,我都找不到她,她就像是蒸发了一样,没有了任何踪迹。

  回到家,我多么希望姐姐能出现在门口,可是没有。

  我蹲在客厅里,懊悔万分,一直以来,姐姐都是那么关心疼爱我,即使她真的做那种事情又如何?

  她是我姐,她是我一辈子的姐。

  我竟然不问青红皂白,劈头盖脸骂她脏。

  姐姐说她不脏,她就肯定不脏,肯定是我误会了她。

  我很自责,姐姐肯定是有苦衷的,我应该给她一个解释的机会的,可我却深深的伤了她的心。

  她留给我的,只有那委屈伤心的身影,还有那无尽悲伤委屈的面容。

  每当姐姐出现在我脑海时,我的心就像被刀割一样的痛。

  接下来的几天,我把自己锁在家中,一向是好学生的我,学会了抽烟。

  一天下午,响起了敲门声,我疯了似的冲过去,盼望着是姐姐回来了。

  门外是一位中年少妇,我很失望,一言不发的就要把门关上。

  “你是小轩吧,我是丁茜的妈妈!”她说完,叹了口气。

  听到中年少妇的话,我一下子愣住了,重新抬起头。

  “我姐呢,你是不是知道我姐的消息?”我仿佛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死死的抓住了那个中年少妇。

  阿姨告诉我说,今天上午丁茜来电话了,她让我给你带句话。

  我连忙问姐姐说什么。

  “丁茜不放心你一个人,让我告诉你,如果你有本事,就去上海找她,找到她,她就再也不离开你了。如果你这样自暴自弃,她永远不会再出现了。”阿姨的眼神中露出祈盼的神色。

  我拼命的点头,说好,我去上海,马上就去。

  阿姨摇了摇头,说丁茜交待了,必须让你凭自己的本事去。

  听到阿姨的话,我一下子愣住了,凭我自己的本事去、

  阿姨说,你只有考上的大学,才可以,否则你根本去不了,你还小,就算打工,那边也不会有人要你,所以只有上大学这一条路可走,阿姨说这也是丁茜的意思。

  至于学费,她说她会帮我的。

  这一刻,我仿佛灵魂归窍,暗淡的眼神,重新燃起了亮光。

  我向阿姨要丁茜姐的联系方式,我要给她说声对不起,我要告诉她,我想她。

  阿姨叹了口气,说丁茜是用公用电话打过来的,根本没有留联系方式。

  阿姨说着,眼泪流了下来,她说丁茜恨她和她的父亲,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跟家里联系过,只有昨天,她不放心你,才第一次主动联系了家里,希望我们可以照顾你。

  阿姨哭着告诉我,她和丁茜爸欠丁茜的太多了,希望我能去上海,找到她,照顾她。

  我重重的点了点头,说我一定会找到丁茜姐,照顾丁茜姐一辈子。

  阿姨想让我跟她走,去她那儿,我没有同意,这儿是我和丁茜姐的家,我不会离开这儿,也舍不得离开,因为,这儿有我和丁茜姐最美好的回忆。

  阿姨走了!

  我使劲擦了下自己的眼泪。

  姐,你等我,我一定会考上上海的大学,去找你,一定会的。

  重新回到学校,感觉天,格外的蓝,空气,异常的清新!

  我比以前更加拼命的学习,就算是去厕所,我都拿着书,中考,我以全校第一的成绩考取了县城最好的高中。

  我成了同学眼中的书呆子。

  高中三年,我只有一件事情,那就是学习,拼命的学习。

  因为,我知道,我只有考上上海的大学,我才能找到我的丁茜姐,亲口对她说声对不起,只有这样,我才能照顾姐姐一辈子。

  凭这着强烈的信念,三年的高中生活,我挺了过来。

  走出高考考场时,我笑了,丁茜姐,等我,我就要去找你了!

  高考成绩出来后,没有任何意外,我的分数远超一本线,我填报了上海的那所百年名校,很快,我就被录取了。

  两个月后,我背着行李,一个人踏上了去上海的火车。

  丁茜姐,我来找你了!

  第四章 看到不该看的

  看到上海的人流车流,还有繁华的街道,没有人知道,我的心里是多么的激动。

  茜姐,轩轩来找你了。

  我要你履行五年前的承诺,一辈子跟我在一起,做我的女人!

  “这也是我们学校的新生?真土,一看就是村儿里来的。”

  “脏里吧唧的,真碍眼。”

  “这是要饭的吧。”

  “他身上好臭。”

  ………

  几乎从我身边走过的所有人,全都厌恶的看着我,离我远远的,嘴里的讥讽之词不绝于耳。

  听到她们的话,我心中激起了一丝怒火,但被我强行压了下去。

  我咬着嘴唇,握紧了拳头,想骂他们狗眼看人低,可是我不敢,阿姨在我来上海前,千叮万嘱说让我在外面不要惹事,他们说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

  突然,身后响起一阵鸣笛声,一辆很好看的车停在了我旁边。

  后来,我才知道那是法拉利跑车。

  车上下来一个女生,穿着十分性感,上身露出香肩和锁骨,下身黑色的小摆裙,露出女嫩无比的长腿,整个人身上散发出一股子诱人的气息。

  我不由得咽了几口唾沫。

  她厌恶鄙视的看了我一眼,伸出手在鼻子前扇了扇。

  她的动作,仿佛狠狠的打了我一记耳光,脸上火辣辣的。

  我刚要转身离开,另一边的车门打开,又走下来一个女生,我立即愣住了,

  披肩的长发,红色的太阳镜,还有红色紧身的T恤,配上了一条紧身的牛仔热裤,腿如白玉般,毫无瑕疵。

  姐姐?

  看到这个女生,我不由自主的喊了一声。

  长发女生看着我,摘下太阳镜,微微皱了下眉,“你在叫我吗?我们认识吗?”她的声音很温柔。

  “对….对不起,我…..我认错人了。”在长发女生摘下太阳镜时,我傻眼了!道了声歉意后,连忙转身离开了。

  丁茜姐还不知道我来上海了,更不可能知道我在这所大学,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儿呢。

  我苦笑了下,我肯定是太思念姐姐了。

  “芷珊,理这土鳖干啥,脏了我们的眼睛。”小摆裙的声音充满了蔑视和嘲讽。

  听到她的话,我心里的火气腾的一下就起来了,我扭回头眯着眼睛,看了一下身穿小摆裙的女生,虽然她长得挺漂亮的,但是脸上露着一丝阴冷。

  我在心里第一时间就确定了,这个女人不好惹。

  好了,夏柳,我觉得他只是认错了人而已,别不依不饶的,今天咱们是第一天来报到,老实点吧,那个叫芷珊的女生很是歉意的看了我一眼,挽着那个三八婆的胳膊走了。

  报到的一些流程走完,我累出了一身臭汗,没有人帮我,即使迎接新生的一些老生,也全都离我远远的。

  进到宿舍,三个舍友都已经到了,我主动的跟他们打招呼,他们也都耐打不理的。

  在班里,没人愿意坐到我旁边。

  我明白,这就是现实,赤裸裸的现实。

  所有新生中,我是最穷的一个,别人都穿的花枝招展,光鲜亮丽,只有我,显得那么格格不入,还拿着老旧的手机,而这,还是临开学前,丁茜母亲送给我的。

  不过,我没想到的是,芷珊和夏柳也在我们班。

  通过开学时的自我介绍,我知道她们都是上海本地,家里都很有钱。

  我是班里最穷,最没有势力的学生。

  同学们知道我的高考成绩时,仅仅震惊了一秒钟,然后齐齐的翻了个白眼,书呆子,土老帽,土鳖,这些话从他们嘴里吐了出来。

  尤其夏柳,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说我这个土鳖一开学就想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德性。

  班里的同学全都大笑起来,眼里都露出鄙视的目光。

  我对夏柳的印象,坏到了极点,看到她就觉得恶心,反倒是那个叫芷珊的,看起像是一个好学生,有礼貌,上课的时候也很认真。

  过了段时间,我才明白,在大学里,比的永远不是成绩,而是背景和家庭实力。

  可这些,我都没有!

  面对他们的嘲笑,我只能忍,我知道,我来上海上学不容易,很不容易,高额的学费,都是丁茜妈妈省吃俭用给我的。

  而我来这里的目的很明确,那就是找到丁茜,我的姐姐。

  为了丁茜,我必须隐忍。

  这些冷嘲热讽,比起我给姐姐造成的痛苦,又算得了什么?

  为了与同学们处好关系,我任劳任怨的打扫教室里的卫生,做一切能为他们做的事,我以为这样就能融入到他们的圈子里。

  可是我太天真了,我付出所换来的,仅仅是他们更加变本加厉的奴役,有时候,我也感觉自己这样做特别贱。

  班主任让我当了班长,因为,所有人对这件事情都没有任何的兴趣,他们都在忙着谈变爱忙着开房。

  青春期的男生是燥动的,我也不例外,我也会偷看班里的女生,可是换来全都是白眼,或者漫骂与嘲讽。

  除了芷珊,还有一个长相很冷的女生,她叫欧阳梦寒,很漂亮。

  芷珊发现我看她时,只会微微一笑,而我的脸,立即就红的跟猴屁股似的。她长得很像丁茜,每次看到她,我身体都会起反应。

  而欧阳梦寒,脸上特别冷,我甚至都不敢看她的眼睛。

  上海的物价水平,众所周知。

  别人大吃大喝,几菜几汤时,我只能吃着榨菜加馒头。

  还好,学样里有勤工俭学的名额,我争取到了,打扫系里某阶梯教室的卫生,还有我们宿舍楼楼道里的卫生。

  每个月五百块钱,这对于我来说,就是恩赐。

  开学的一个多月里,我除了在学校学习、打扫卫生,就是尽可能去街上转,我要找我的丁茜姐。

  可茫茫人海,在这国际大都市里,没有任何线索,想找到一个人,,何其难也,大海捞针也不过。

  本来以为,我的大学生活,就在寻找丁茜的过程中度过。

  一天,我打扫完阶梯教室的卫生,关上灯,坐在角落椅子上休息,教室的门突然被推开。

  一对男女闯进来,就抱在了一起激吻,互相撕扯着身上的衣服。

  那个女人,正是夏柳。

  而那个男人,则是郝明辉,他是芷珊的男朋友,很帅,家里特别有钱,开学没几天,就成了一个人物,身边总是跟着四五个小弟。

  而夏柳和芷珊又是最好的闺蜜。

  现在郝明辉和夏柳竟然……..

  我反应过来时,郝明辉已经将夏柳压到了桌子上。

  我知道我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想离开,可是我现在站起来的话,他们两个怎么可能放得过我。

  急中生智,我将身边的窗帘轻轻的扯过来,摭住了我的身体。

  但眼睛,还是不由自主的朝他们二人看去。

  第五章 让你在上海消失

  夏柳躺在会议桌上,雪白的大腿勾着郝明辉的腰。

  郝明辉亲吻着夏柳的脖子,手在夏柳的胸前揉搓着。

  “明辉,今天我穿的就是芷珊的内衣,你喜不喜欢?”夏柳娇喘着,抱着郝明辉的头,死死的按在她的胸前。

  郝明辉听到后,像是打了兴奋剂一样,直起身子,一把把夏柳的衣服扯开了,朝内衣上疯狂的亲吻起来。

  夏柳杏眼迷离,娇喘滴滴!

  真是一个骚货!

  我看着这一幕,心道真tm的恶心,郝明辉也真是变态恶趣味,居然….

  不过否认的是,我那里石更了,胀的难受,毕竟这场面,太刺激了。

  我躲在窗帘后面,大气都不敢喘,可是又压抑不住燥动的心情,还有身体。

  眼睛死死的盯着那对狗男女,我知道,我看到了我不该看到的一幕,可是我的眼睛移不开。

  郝明辉褪下夏柳的内裤,不,应该说是从夏柳身上褪下芷珊的内裤。

  咚…哗啦…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太紧张了,脚碰到了旁边的椅子,手一哆嗦,窗帘也被我拉动了。

  郝明辉和夏柳几乎同时扭头看向了我这边。

  他们二人在阶梯教室的时间也不短了,眼睛早已适应了里面的昏暗。

  “啊!明辉,有人!”夏柳尖叫一声,从桌子上迅速的起身,躲到了郝明辉身后,抓过衣服,慌张的往身上穿。

  “真tmd扫兴,是谁?竟然躲在这里偷看,给老子滚出来。”郝明辉大怒,几步跑过来,一把把我从窗帘后面拉出来。

  他刚刚搞夏柳,被我搅了好事,现在已经快气炸了,恨不得将所有的愤恨,发泄到我的身上。

  郝明辉把我从窗帘后拉出来,照着我的脸就是一拳。

  从小没有打过架的我,哪里会是他的对手,我撞倒几把椅子后,躺在了地上,嘴里腥腥的,嘴角流出了血。

  看着暴怒的郝明辉,我也吓坏了,郝明辉不止长得高壮,关键是他有钱有势,也有好多小弟,甚至连老师,都得让他三分。

  而我呢,连个朋友都没有。

  暴怒的郝明辉把我从地上揪起来,眼睛恶狠狠的盯着我,“说,你刚才看到了什么?”他的眼睛和语气里,都冒出森森的寒意。

  听到郝明辉的质问,我的腿哆嗦起来,根本不敢直视他的眼睛,“没….没,我什么也没看到。”

  “李皓轩,原来是你这个土鳖,你怎么会在这里?”夏柳看到我后,惊慌的表情一闪而逝,眼神中露出阴狠愤怒,转而又换成了鄙视。

  “明辉,是他就没事了,我还以为是谁呢,借他几个胆子,也不敢把这件事情说出去。”夏柳很轻篾的扫了我一眼,不紧不慢的整理着身上的衣服。

  我明白,如果是别人,夏柳这个骚货,也许会忌惮,会怕把他们的丑事张扬出去,但是我,她是万分的看不起,我在她眼中就是一个土鳖,连给他提鞋都不够资格。

  郝明辉问夏柳我是谁。

  夏柳告诉他说,我就是河北来的那个土鳖。

  郝明辉哦了声,说原来是他啊,然后很不屑的把我推开,拍了拍手,好像我的衣服弄脏了他的手一样。

  “小子,你听好了,你要是敢说出去半个字,我就让你在上海消失!”郝明辉说完,搂着夏柳的细腰就朝外走去。

  夏柳的屁股一扭一扭的,挽着郝明辉的胳膊,头靠在了他的肩上。

  本来,我以为事情就这么结束了,可没成想,夏柳边走边说,这个土鳖第一天就想接近芷珊,喊芷珊姐,后来还一直想占芷珊的便宜,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要不是她护着芷珊,芷珊不知道会被我占多少便宜呢。

  刚走出几步的郝明辉,立即站住了脚,转身推开夏柳,抬起脚踹在我肚子上,我又后退几步,捂着肚子弯下了腰。

  郝明辉又揪起我来,一拳打我的脸上,这一拳的力道比上次还要在,鼻血都流了出来。

  听说,郝明辉以前练过跆拳道,还是个高手。

  我倒在地上,爬不起来了,郝明辉还不放过我,蹲下身子,拳头巴掌朝我身上脸上不停的招呼着,

  “你个穷逼,敢打芷珊的主意,今天我就废了你,我告诉你,我郝明辉的女人,你连看上一眼都不配。”

  夏柳这个骚货,站在一边津津有味的看着,偶尔还抬起脚,朝我脸上踹几下。

  “我…..我没,我没打芷珊的主意,我没。”我的话屡次被郝明辉的巴掌打断。

  他们说我狡辩,打得更凶了。

  我感觉头晕晕的,身体像飘起来一样。

  后来,夏柳拉住了郝明辉,说给我一个教训就行了,就他这样的土鳖,芷珊除非瞎了眼才会看得上,有这次教训,谅他以后也不敢了。

  夏柳说完后,还吐了口唾沫到我的脸上。

  恶心,可是我根本没有力气去把它擦掉。

  “你要是敢把这件事情说出去,你知道后果。”郝明辉踹了我一脚,才站起来,整理下衣服,搂着夏柳,手摸在夏柳的屁股上,两个人紧贴着,离开了。

  他们离开后,我的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心里有着无尽的委屈和屈辱。

  你们这对狗男女,来这里找刺激,也不看下有没有人,来了就干,我躲都来不及,怪着我吗,为什么你们要这么欺负我?

  身上很疼,脑袋很晕,鼻血流了一地。

  俗话说,人活一张脸,树活一张皮,现在,我真的已经没有任何尊严了。

  但,我必须得忍,我相信以郝明辉的实力,他想让我消失,绝对办得到。

  我还要找丁茜,我还要找姐姐,这一切,我必须得忍。

  所以,这件事情,我只能烂在肚子里。

  在地上躺了二十多分钟后,身体才稍好点,我才慢慢的爬起来。

  忍着身上的疼,将地上的血擦拭干净,因为,这份工作,我不想丢掉,也不能丢掉,否则,我就没有饭吃了。

  当我擦拭地上的血时,不经意间,发现那对狗男女干事的地方,有一个银色的小蝴蝶,很好看,看起来也很珍贵。

  这,应该是从夏柳内衣上掉下来的,因为,我曾经在丁茜的内衣上看到过类似的装饰,不过,那时候,丁茜内衣上的这个东西,只是个塑料的而已。

  我苦笑了下,把这个银色的小蝴蝶揣进了口袋里。

  确定教室地面干净后,我才拖着疼痛疲惫的身体离开了。

  虽然我这不是第一次挨打,但这,绝对是我最丧失尊严的一次,没有反抗,只能默默忍着的屈辱。

  我也第一次体会到了现实,现在这个社会,没有实力没有钱,只有学习,在别人眼里,只是一个废物,没有人会看你一眼。

  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若兰书城]回复数字99,继续阅读高潮不断!大学跟高中彻底的不同了,在高中,学生打架,学校会管,教导主任会管,但是大学里,没有人管,他们只拿着自己的工资,上自己的课就可以了。

  现实、无情、冷漠!

  回宿舍的路上,风吹在我的脸上,很痛!我感觉得出,我的脸至少肿了三圈。

  “李皓轩,站住,我找你有事。”刚走到宿舍楼下,夏柳穿着被郝明辉撕扯过的衣服,突然出现在我的身前。


[ 此貼被轻抚你菊花在2018-07-19 18:23重新編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