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区 火箭云盘 BT最新合集 BT亚洲有码 BT亚洲无码 BT欧美无码 BT三级写真 网盘迅雷
电影区 在线无码 在线有码 高清区 VR片 蓝光原盘 高清无码 高清有码 女优全集
图片区 动图车牌 清纯唯美 网友自拍 偷窥原创 裸露激情
小说区 现代激情 古典武侠 暴力强奸 校园春色 家庭乱伦 长篇连载 情色幽默 淫妻交换









当人妻遇上泡良族

2月前   ·   【小说】现代激情
(一)序
  所谓泡良族,就是假藉爱情之名,到处泡良家女孩,上完床后就抛弃的一群人。泡良族也不是什么新的事物,他们大多是就是那种没什么权势去潜规则,又不爱去夜店买醉找骗人的,更不想花钱嫖妓的男人。对他们来说,谈情说爱便成为他们把女人弄上床的手段,也即是以爱的名义来得到性。
  而泡良族之中,更有一些专泡良家人妻的色狼。他们经常在正经妇女流连的社交网站或论坛找猎物,专找那些情感婚姻有问题或感情落寞的怨妇下手。有人可能奇怪,为什么他们不找一些年青貌美的女孩,而要找人妻?
  说穿了不外乎是三个字:贪方便。反正不是长相厮守,已婚又对家庭不满的女人容易勾引,玩腻了又不用承担什么责任,因为有家庭的女人为了面子是不敢纠缠把事情闹大,因谁也不想被人知道自己向老公以外的男人张开过腿,就是发现被白玩了也只好往肚子里吞。
  但良家妇女不爱去夜店,又不会随便在街上和陌生人搭讪,所以以前泡良族便较难找猎物,但自从互联网流行起来后,就是平日足不出户的妇女,也可能在玩一些正当的网络游戏或在社交网站接触到一些陌生人,加上大家最初只是隔着电脑交往,看似十分安全,很多时便放下了警戒心,但要知道不给机会,就不会有开始;没有开始,就不会出事了。
  大家都知道,所有的感情都是相处出来的,只要有了初步接触,泡良族每日嘘寒问暖,温柔体贴关心异常,一个缺少经验的良家,时间久了便感到对方无微不至的关心,无论最初交往时出发点是怎样单纯,给哄得迷糊时,便幼稚的以为自己又一次找到了真爱,就是没打算出轨,也忍不住沉醉在那温馨的恋爱感觉。
  已婚良家本来绝不会和陌生人搞骗人的,但当原本早已变得平淡的夫妻生活受到冲击,纯纯的良家妇女每天听着那窝心动人的情话,不知不觉便给引诱发生了网恋,逐渐有了感情,网上聊不够便要电话聊,接下来当然就是见面,而见面总是免不了在半推半就之间就让泡良族弄了上床。
  越是纯情的人妻,便越容易着了泡良族的道儿,就算是乖乖的良家人妻,每天受尽花言巧语奉承谄媚,网上相处的时间久了,便难免芳心暗许,而若是夫妻分居两地,或是感情不和,或是自家男人没本事守活寡的,更是水到渠成,送上门做泡良族的免费泄慾的工具了。
  本系列就是她们的故事。
  (二)意外出轨的玲玲
  我的朋友都叫我玲玲,刚满三十岁,除了老公外只有一个男人,也就是我第一个男朋友,所以虽然不算毫无谈恋爱和性经验,但也不是惯了出来玩的饱历风霜那种女人,所以该是大家说的良家。
  上年在经济危机中我失业了,幸好老公收入还可以,所以也就没着急去找工作,就当作在家休息一段日子吧!平日老公上了班,无聊便上网,开始只是和旧同学和朋友聊聊,后来为了一个老朋友一起到了一个聊天室,觉得那里功能还不错,便连不是和朋友聊天也登录了,而我的故事就在这里发生。
  任何聊天室一有新到的女生便乱起来,所以我加入后自然有很多人和我打招呼,更有些一开口便问我可否玩网络性爱甚至裸聊。毕竟在这个虚拟的环境中大家都隐藏在一个网名背后,我只要不同意也没有招惹什么真的麻烦,所以我也并不太反感,只是在遇到色狼便登出罢了。
  日子久了,即使找不到自己的朋友,我也会随便和几个男生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目的只不过是打发时间,可从来没想过和他会有什么进一步发展。就是这样,我和其中几个比较熟了,而大家聊多了,他们都会尝试邀请我出去,但我一向坚持立场,就是打死也不和网友出来真的见面。但要是我真的永远不和网友见面,故事便说不下去了。
  有一次大家聊着一些色色的话题,我本来也不参与,但不知何故,目标矛头竟指到我的身上,闹了一会大家还起哄了,弄得我不知如何是好,幸好一个网友A君主动的帮我解围,令我十分感激,从此把他当朋友对待。
  有一次老公出了差,每天只是在家一个人呆呆对着电脑,觉得很郁闷,不想动,晚上连饭也没有吃,A君知道了便关怀备至的的邀请我出去,说这样对身体不好等等。其实我也不是不饿不想吃,只是太懒了,因此A君的热诚是令我有点心动的,但总还是心存警惕才没有答应。
  谁知A君就是赖着不放弃,也许是天意,最后我故意留难他,说我是怎样也不出去的了,真的关心我要我吃饭便送过来吧!谁知他竟很爽快的马上说好。
  这一下可为难了,条件是我开的,总不能一下子又反悔,便硬着头皮把地址告诉了他,还对自己说只是送个便当,拿到便送客。也许是A君帮过我,加上大家网聊的时间长了,我对他有一份安全感,我才在为自己找藉口。
  不到一小时我家的门铃就响了。我是第一次见A君,只觉他成熟老实,总之是不讨人厌,令人放心那种外形就是了。最想不到是A君只是站在门外,双手把便当交给我,很体贴的叫我好好吃完便告辞了。
  原先我是想了一大堆办法赶A君走,这一下子反而令我觉得十分不好意思,便客气的请他进屋喝点东西才走。看到这里大家当然猜到,我引狼入室了。
  我招呼A君到大厅的沙发坐下,给他拿了饮品,便坐到他身旁吃他带来的便当。就这样我们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直到我差不多吃完,才留意到他的目光不停在我身上溜。
  这时我才警觉自己穿得十分清凉,毕竟平时只有一个人在家,为了贪轻松我都是穿一件松身的直裙,上面真空,而下面只穿一条小丁。而今天招来了一个不速之客,原本没有打算让他进家,所以才忘记了更衣!想到这里,我的心便跳得很厉害,也不知是否应该马上赶他走。
  「好吃不好吃?」A君突然问。
  「好。」我慌忙回答,谁知竟给食物呛着,咳嗽起来。
  「没事吧?」A君见我呛到,马上坐过来抱住我给我扫背,隔了好一会,我的咳嗽才停止。
  到我平静下来,我才发觉房间静悄悄的,而我在A君怀中,身体近得我可以感觉到他的呼吸。我登时又羞又惊,粉脸红得像熟透的柿子,羞涩地望着他,而A君见到,便开始行动了。
  「玲玲,你好美!」A君柔声说,说罢便把脸贴了过来,把唇印上我的嘴。「不!唔……」突然给A君吻住,我一下子吓得手足无措,到我想挣扎时已给他像老鹰抓小鸡的捉住,小嘴亦被他的舌头撬开了。
  「玲玲,我很喜欢你,别怕,我只是想吻你一下……」A君用他壮健的双臂搂住我和我湿吻着,令我全身乏力,心里便想,只是吻一下,只要不太过份也算了,原来推拒的双手便软了下来,事后我可真后悔当时竟然有这种天真的想法。
  其实这样和一个陌生男人拥吻,是令我又是惊恐又是兴奋的。当A君用力吮吸着我的舌头,像要把我吃下去一样时,我感到他是那么渴望得到我,就是连和老公新婚时也未感受过的。
  「唔……唔……唔……」我们就这样的吻着,我给A君吻到全身酥软,我的双手从放在胸前想推开A君变成勾住了他的颈项,而A君也发觉我的反对已开始动摇了,便开始隔着衣服向我上下其手。
  「不要,我有老公……」我再一次抗议,但口中说不想,敏感的身体却老实的反应起来,不但乳头在A君手指的拨弄下硬了起来,连下面也开始泛滥了。
  「玲玲,我只想令你舒服一点。」A君仍是在我耳畔柔声的说,手指却早伸到裙下摸到我的大腿之间。
  「噢!别玩了。呀……」我忍不住呻吟起来,全身还不住地在颤抖。我知道若再不阻止他,我定会失身,便想伸手去捉住A君的大手,不让他的手指乱动,A君遇到障碍,便放开我站了起来。
  我也记不起A君什么时候已把我按到压在沙发上,但当他起来后,我才觉醒自己已是仰卧在沙发上边缘。我正奇怪A君要干什么,他已跪在我双腿之间,低头用嘴吻向我的私处!
  老公和我做爱 一向都很正统的男上女下,之前大家抱抱吻吻便爬了上来,可从来没亲过我那里,所以当A君的嘴吻到我私处的一瞬间,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刺激从下面散布全身,我舒服得像是灵魂飞了上天,只是给他隔着内裤舔了一会,我便全身不断抽搐,达到了一次高潮。
  A君见我爽到了,马上三下两下的把自己衣服脱光,把我还在震颤的身体拉过去,再用手扯掉我那湿透了的小丁,二话不说便把挺硬的肉棒顶了进来。A君明白女人爽了一次,心里对他的抗拒已很少了,只要乘胜追击,定是水到渠成。
  「呀……」我本是闭着眼躺卧在沙发上享受高潮后的余韵,可能是和老公差不多一个月没做过了,当A君插入的一刻,直像要把我的爱穴完全破开一样,幸好我已十分湿润,只在他刚进来时痛了一下子,跟着便开始觉得爽了。
  我本能的迎合着他,心里不自觉的把他和老公比较起来,只觉他也不是特别的大,只是他捅进来时有一份狠劲,不像老公那样文弱,令我觉得从来没有过的兴奋。
  不用多久,我又到了:「呀!来了!呀!呀!呀!呀!」A君知我爽到了,不但不停下来,反而抽送得更疯更狠。突然我感到他的肉棒开始抖动,知道他要射了,才记起因为担心吃避孕丸会伤害身体,所以一向我和老公做爱 都是靠用套避孕,要是这一下给A君射了进去弄出人命可不得了。
  「不!别射进去!我没有吃药!」我急忙叫着,同时用力想推开A君,但可惜一切已太迟了。A君趴在我身上,肉棒一跳一跳的便把一股股滚烫的浓精不停射出来注入我的子宫中,我气得几乎晕厥了。
  「唉!叫你别射进去又不听,快起来让我去洗洗吧!」我幽幽的望着他说。
  「好吧!」赤条条的A君见我生气了,竟把我抱到浴室之中,温柔地脱去我的短裙,用花洒为我淋浴。他这么体贴,我也不忍心再骂他,只有坐在他怀里由他摆布。他用手指分开我的小穴,用水柱为我冲洗着,我觉得十分温馨,一下子彷佛我是他的女人,他才是我的老公。
  哪知就这样洗着洗着,A君的阴茎又硬了起来,我们在花洒下拥抱着,他的嘴先是吻在我的脸,再沿着脖子吻到胸前,他的手指同时不断抚摸我的爱穴,把我弄得一点力气都没有,然后便把我的屁股抬高,从背后把肉棒捅了进去。
  「讨厌,又想欺负人……噢!呀!」我本以为我能坚持住对婚姻的承诺,但今天不知道怎么了,一下子那么轻易地就和别的男人一再出轨了。
  我在浴室中让A君再次狠狠地抽插,直到大家再爽完,时间也很晚了。但A君没提出要离开,我也没有逐客,可能是大家心里还期待什么。最后自然是一起睡到翌日,然后又大战了一场。无可否认A君的经验实在很丰富,性能力又强,让我体会了从未试过的快乐。
  在这晚之后,我像吸毒上了瘾一样,每当老公不在,我便想约A君到家里。我越来越主动,最后他叫我小荡妇,还说要带我去参加什么换妻,找几个精壮的男人一起干我。
  (三)酒后乱性的小芳
  小芳生了孩子之后,身材无法避免的胖了起来,但经过了坐月到现在差不多半年时间努力修身,基本上算是恢复了曲线,柳腰虽然不像怀孕前娇俏,但乳房却整整大了两个码,可算是有一失亦有一得。
  小芳仍在放产假,但丈夫因工作时间长,经常不在家,幸好宝宝有祖父母帮忙照顾,不用上班的日子倒轻松自由,反而是在家憋久了便开始觉得生活太平静无聊,终于有一天便找了一个以前的女同学出去逛街了。
  谁知大家刚见面,旧同学的男友一个电话便把她叫走了,留下小芳一个站在街头。小芳正不知该做什么,突然手中电话亦响起来。
  「喂!小芳,你在兰桂坊做什么呀?」一个很久没有听过的声音从话筒里传来。
  「咦,是师兄吗?你怎么知道我在哪里的?」小芳问。
  「啊,刚刚车子经过见到你一个人嘛!打算去那里?」师兄说。
  「本来约了人见面,但给放鸽子了,正想回家罗!」小芳随口说。
  「反正出来了就别回家吧,我也是一个人,等我驾车过来接你去喝酒吧!」师兄立即说。
  「不用了……」小芳不想答应,因这师兄是以前中学时的学长,以前也曾想追求她,但小芳觉得他看自己的眼光总是色色的,而且听到他的声誉很差,便没有接受他的追求。谁知小芳连拒绝的话都未说完,师兄的车已经出现在她面前,而师兄亦马上跳下来开门给她。
  「快点,这里不准停车!」小芳仍未反应得来,便给师兄推了上车。
  「咦?小芳,这么久没见,怎么上面大了这么多?是不是走了去隆胸?」师兄一见面便注意到小芳胸前,嘻皮笑脸的在说。
  「别乱说!人家刚有了孩子,喂人奶乳房涨了一点吧了。」小芳已为人妇,自然不再像以前的怕羞不敢谈这些,不但和师兄争辩起来,还用劲地在他手臂打了一下。
  师兄想不到小芳已结婚产子,难怪多了一份成熟少妇的韵味。看她着胸部挺挺的,心中想的可是怎样才能一亲香泽。
  「啊,原来小芳已有丈夫孩子,怪不得(双乳)看来大了、成熟了。」师兄暧昧的笑着说,心里在盘算要是肉棒给她那双豪乳夹着,可真爽死了。
  单纯的小芳听不出师兄语带双关的说话,只是在车中一问一答的和他闲话家常。毕竟以前是同学,到泊好车在酒吧坐好,两人早已谈得十分熟稔了。
  师兄为小芳叫了容易入口的甜酒,跟着便天南地北的跟小芳胡诌,口甜舌滑的他逗得小芳十分开心,毕竟她丈夫是比较闷的人,不喜欢吵闹应酬,反而小芳在婚前很喜欢热热闹闹的一大帮人游玩,这下子倒像是一下子回到以前无忧无虑的日子。两人边谈边喝,不知不觉已谈了两个多小时,师兄的口不停地说,酒也不停地灌,小芳也不清楚到底喝了多少杯,只知整个人越来越迷糊。
  师兄见小芳眼神开始迷朦了,便从和她对坐改为坐到她身边,双手亦开始不安份,先是试探性的拥住她的肩膀,见小芳没有反抗,便大胆地隔着衣服按上了她的乳房。
  「嘻……你规矩一点,别以为我醉了便欺负人啊!我未醉,再喝……」小芳迷迷糊糊中感觉有人在摸她的乳房,本能的发出抗议,但是当一个人说自己没醉时就是醉倒的时候了。
  小芳以前酒量都算不错,但没有出来玩多年,平日又不会无故在家喝酒,酒量自然是退步了也不知。加上有心人装无心人,师兄不但灌她喝了不少酒,更在她喝得开始迷糊畤不停把烈酒和啤酒交替给她喝,两种酒混起来,就是再能喝也免不了会挂掉。
  小芳说完再喝一杯,便昏倒在师兄身上,而师兄的手亦从她上衣领口伸了进去,拨开乳罩在她的乳房揉捏起来,手指还不时在她乳头上打圈……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迷迷糊糊中小芳觉得自己给人抱起放在床上,以为回到家中,便什么也不管,和衣躺在床就睡了,却想不到是师兄见她醉倒便把她带到时租酒店,正慢慢地逐步脱光她的衣服。小芳喝了酒的身体本是热烫烫的,这样给房中冷气一吹,马上起了一片鸡皮疙瘩,胸前一双乳头亦马上硬得凸了起来。
  「噢!好冻……」小芳本能的低吟了一声,人也醒了一点,偷偷的张开眼,朦胧中见到师兄抱着自己睡在身旁,吓得她不知如何是好,为免尴尬,便马上闭上双眼装睡。在酒精的影响下,小芳觉得有一份想给人揽抱的渴求,便放软身体享受这给人拥抱呵护的幸福感觉,心想只要他一过份便装作刚醒来推开他,但这一迟疑,便使她走进了出轨的深渊了。
  师兄花了这么多工夫灌醉小芳,又怎会只是想揽揽抱抱?他右手抱着醉得混身无力的小芳,左手正熟练地脱她衬衫的钮扣,待他脱掉她的上衣之后,便扯掉乳罩,一双大手攀上了她的乳房揉捏起来。
  小芳本想马上推拒,现在敏感带这样给师兄玩弄,全身立即软了,更不敢睁开眼了。师兄见她没有反应,胆子也更大了,他俯身吻向小芳的乳头,暖暖的鼻息打在她的胸膛上,弄得她痒痒的,要不是怕羞装睡,早便捉住他的手去摸自己了。
  小芳结婚以后从来没有其他男人,这一下子被老公以外的男人玩弄,心情又紧张又期待,心房跳得奇快,就像是要从胸膛跑出来。反而师兄却毫不急躁,在小芳的双乳上搓玩够了,才伸到她的臀部,把她的内裤轻轻地拉下去,一直褪到脚跟才放手。
  师兄双手在小芳的大腿间来回抚摸,但又不直接侵犯那最隐秘的地方,弄得小芳牙痒痒的,下面湿了一大片!师兄见她动情了,便用手指从小芳阴部缝隙间抹上她的爱液作润滑,然后探到她的阴核缓缓地揉动拨弄,小芳马上感到一阵快感像电击般从腿间散向全身,就这样爽到了一次。
  「好湿!毕竟是成熟的人妻,醉死了还这么容易高潮,等一会可乐死了。」师兄想着,他的手仍按住小芳的私处,用充满兽慾的眼神看这猎物。其实小芳也不算是什么淫浪的女人,只是丈夫自产子到今一直没碰过她,受到刺激才这么易湿,加上酒精令她神智不清,才不知羞耻的任由丈夫以外的男人玩弄。
  在畅美的感觉慢慢平静下来时,小芳觉得师兄的手离开了。她正奇怪他去了哪里,便觉得一个裸体的男人压了在身上,用挺硬的下体在她腿间磨蹭着。
  「不好,他想要干我了……」想到真的要被老公以外的男人进入了,小芳心里忽然感觉好害怕,知道再不可装睡了。
  小芳正打算用尽气力把身上的男人推开,但师兄突然趴了在她身上,用口轻咬着她胸前凸起的乳头,一阵酥麻便从胸前两点传遍全身。「啊……天啊!」小芳微微颤抖着,乳头一向是她的弱点,给人一碰便没有能力反抗了。
  小芳上面受到攻击,下面却同时感到师兄的龟头在她阴道口磨着,那似有似无的碰触,把小芳弄得意乱情迷,她知道自己湿湿的小穴正等待盼望着师兄从阴道口插进来。
  「我要进来了。」师兄在小芳耳边轻声的说,然后便用手扶正阴茎往她的阴道刺了进去。
  在师兄挺进的一瞬,小芳清楚地感觉到下体被一股力量突破了,要不是双手拼命抓着身边的床单,她早已忍不住尖叫了起来了。
  「完了!没有了!」小芳体内插着一根不属于自己丈夫的阳具,心里感觉到一股伤心绝望,因为她知道以后在丈夫面前再也不一样了。
  「感觉怎么样?」师兄在小芳耳边他呢喃着。
  小芳整个脸羞红了不作声,虽然是失身了,但总希望保存一点尊严。反正装睡了这么久,再装下去也变成理所当然了。
  师兄见小芳像是仍醉得不省人事,便自顾自地在她身上发泄了。小芳觉得一根陌生的阴茎在她下体进进出出着,那龟头一直在小穴中磨,肉棒还不时压在阴核上,阵阵快感像涟漪一样向四肢散开,不用多久便全身一麻爽到了一次。
  师兄粗黑的阴茎不停地在小芳泛着白沫的阴道出出入入,小芳双手再次抓紧床单,咬着嘴唇忍着不出声,但最终身体仍不受控制的曲了起来,把臀部抬高迎上了师兄的肉棒,把它深深的埋入爱穴中。
  一股无力感随即在小芳的小腹升了起来,不断地扩散到全身,接着便是一阵晕眩,整个人一下空了起来,竟又爽到了一次。
  「啊哟!」小芳终于忍不住叫了出来。在高潮时不作任何反应可不容易。
  师兄感到小芳有反应了,便用双手撑在床上加快速度抽送起来。小芳侧过头微微张开眼,见到师兄粗犷的阴茎在自己腿间急速的进出,也不知道是该感到羞愧还是兴奋,只有张大双腿尽量迎合。
  师兄见到,便扛起小芳双脚放到肩上,双手扶着她的屁股把她娇小的身躯抬起挂到身上,重新开始抽送起来。
  「噢!好入啊!啊唷!」小芳可从来未试过这样给阴茎深深插入,子宫颈给师兄的龟头狠狠地撞击,阴茎进出时不停扯动大小阴唇带动阴蒂,快感像山洪暴发,一浪接一浪的袭来,不消片刻又全身痉挛,达到一个高潮。
  师兄感觉到小芳的阴道不断在抽搐,知道她又爽到了,便把扶着小芳屁股的手配合他的抽插急速推动。师兄狂抽猛插几十下,小芳便听到师兄口中发出一声闷响,突然停了下来,下身紧紧贴着她的下体,把阴茎深深埋进她的蜜穴之中,龟头一跳一跳的,把一股滚烫的热流便灌入她的子宫中。
  「噢!别射进去啊!」小芳在生完孩子后因喂人奶,所以没有吃避孕药,这一下子感觉到师兄在自己身体里射了精,才醒觉他没有戴套,但精液早已注满了她的小穴,除了希望不会怀孕之外亦毫无办法了。
  在连番高潮之后,小芳无力地躺在床上,由得师兄压在她身上不停地喘着粗气,直到原来胀得粗大的阴茎逐渐软下来退了出去,师兄才起来沐浴穿回衣服。
  小芳心情十分复杂,因为是第一次让老公以外的男人侵入了身体,还被内射了。乘师兄不在,连澡都没洗便连忙穿回衣服离开了。
  (4)弄假成真的三P
  绮雯今年二十八岁,刚刚结婚两年,虽然丈夫的父母整天嚷嚷着要她给他们生个乘孙,但她还是想多享受几年的二人世界,加上丈夫事业仍在奋斗期,两人便决定晚几年再要小孩。
  绮雯和丈夫各自有自己的事业:丈夫的生意以销售为主,不但压力很大,还经常要出差到处跑,就是精力怎么旺盛,有时仍难免累得冷落了娇妻。反而绮雯是IT人,上班只要有部手提电脑便可以,加上现在很多IT公司都由得雇员在家工作,所以她大部份时间都是一个人在家工作,可算十分自由。
  有一天丈夫出门上班之后,绮雯如常的打开电脑,随便在各网站逛着,突然收到一个陌生男人的短讯要求加她,一时好奇便接受了。
  那人的网名叫「PPP」,自我介绍说自己也是IT人。有了共同的话题,大家谈了一会便很快熟稔起来,而当大家交谈了一周,话题便从技术转到了生活的琐事了。
  奇怪的是绮雯发觉很多不能和自己认识或相熟的人倾诉的心事,也可与「PPP」分享,自己生活的所有不快,说过哭过便一切都好了,可能是大家隔着电脑,令她觉得不但不会被伤害,反而还有一份莫名其妙的安全感。
  这时的绮雯当然不是想搞什么网恋或偷吃,只不过是生活太过平淡,一个无聊寂寞的女人想在网络的虚拟世界里找个伴吧了。两人的交谈也一直十分正经,直到一天黄昏绮雯工作累了,丈夫又有应酬未返,便上网找「PPP」闲聊,无意中问他「PPP」是什么意思,便出事了。
  「PPP便是三个P,即三P嘛!」他说。
  「三P又是什么意思?」绮雯天真的追问起来。这也怪不得她,毕章她只有丈夫一个男人,正常的性经验也不多,更不要说什么多P了。
  「什么?连三P也不知是什么?你真的天真得可以。按这里自己看吧!」三P答完便送了一个链接过来。
  绮雯把滑鼠在链接上一按,竟接到了一个黄色网站的在线视频播放版块,她从来没有去看这种东西,但想到家里只有自己一个人,看了也没有人知道,便忍不住好奇点了进去观看起来。
  「噢!你好坏啊!」绮雯看到画面中一个女生给两个男人上下夹攻,登时羞得面红耳热。
  「看明白了?三P就是三个人一起做爱 。」「PPP」解释着。
  「变态!怎会找别人搞自己的女人?要是我丈夫他一定不会这样做!」绮雯虽然在骂「PPP」,但却没有停止继续在看。不消多久,她已是看得浑身燥热,不但呼吸急速,连双腿也不停交叠,明显是看到动情了。
  「你丈夫不这样做只因他自私和妒忌。你看那女的多么爽!要是你是我的女人,我一定找人一起好好给你享受。你要明白女人的身体构造是可以一次又一次的高潮,而男人却只能短时间内射精一次,不能完全满足你……」「够了,别说了。有点事,迟些再谈吧!」绮雯越说越羞,便匆匆下线了。
  绮雯下线后便把视频播放也关掉,可能是丈夫近日因工作太忙没碰她,绮雯怎样也不能再集中精神工作,便起来走进浴室,希望藉淋浴冷静一下。
  绮雯脱去衣物,露出她那幼嫩绵滑的皮肤,一双修长的美腿跨入浴缸之中,站到花洒之下,让莲蓬头从上而下的淋着。
  「哗啦……」随着水声的响起,绮雯一面搓洗着自己的身体,一面欣赏自己引以为傲的身材。
  在她一双长腿尽头是她那浓密的神秘黑森林,再上便是她努力节食维持纤细的小蛮腰,胸前在三4C的双峰上的小乳头仍是粉红色,脸上轮廓分明,加上一头长及肩的黑发,就是平日穿上衣服也不知引住了多少目光,现在全身光滑细嫩的皮肤在热水的淋浴下显得红通通的,和她因性奋而潮红的粉脸互相辉映,更是诱人。
  绮雯在热水不断的淋浴下,疲惫逐渐消除了,但随着心情的放松,内心深处竟萌起一股想做爱 的慾望。
  「嗯……」在沐浴乳的润滑下,绮雯一双纤手在自己身上游移,在摸到那已尖挺的乳头时,一阵久违了的快感便随着纤指的抚弄散播到全身,弄得她双腿发软,一下就跪倒在浴缸之中。
  绮雯把双膝尽量分开,玉手伸向展开的腿间,轻轻滑到幽秘的私处按下去,轻柔的用食指抚慰着,随着手指的动作愈发剧烈,快感也逐渐加强,口中的娇喘声也越来越粗重。
  「嗯……嗯……嗯……喔……喔……喔……啊……」高涨的情慾令绮雯闭上一双妙目,口中娇吟了起来。小蛮腰因着手指的动作摆动起来,跪着的双脚更加无力,身体跌坐浸在浴缸的水中弓了起来,不用说也看得出她已快要达到顶峰。
  「老婆,我回来了!刚才应酬喝了点酒,我先上床了。」突然浴室门的把手「卡啦……」一声打开,绮雯的丈夫探头看见她在淋浴,连瞧也不多瞧一眼,说完便关门跑回睡房了。
  这一下子!绮雯可吓得魂飞魄散,高涨的情慾像是给冻水直淋,在这紧张关头不但不能爽倒,还感到一阵莫名的羞耻和罪恶感。绮雯虽然在年幼无知时试过淋浴畤用花洒的水柱去刺激自己下体,也从中试过达到高潮,但结婚后已没有自慰的习惯,今天给「PPP」挑逗,竟又不自觉的自慰起来了。
  理智告诉绮雯自慰是不对的,但燃烧起的慾火也不是一下子能浇灭。
  绮雯匆匆拿毛巾抹干身体,随便穿回T恤短裤,便跑到睡房希望能和丈夫缠绵一下。谁知酒气薰天的丈夫已像死猪般睡死在床上,绮雯望了望他一眼,心里不禁感叹丈夫的不解风情,虽然给吊在半空中的滋味可真不好受,但也只可失落的爬上床倒头便睡。
  「啊……不要舔……」梦中绮雯迷糊迷糊的看到丈夫从床上爬起来,把头埋在她双腿之间在舔。「唔……老公,快!快……快进来吧!」绮雯很快便给舔得憋不住了。
  「老公不要射,人家还未爽到呀!」绮雯尚未说完,已感觉到丈夫的肉棒在她阴道里一跳一跳的在射了。
  「噢!这么快又来?」绮雯觉得丈夫射完精软掉的肉棒滑出来不久,又插了进来。「啊……呀……涨死了!到底了!你不是我老公!放开我……」绮雯觉得身上的男人比丈夫粗壮,警觉他不是自己丈夫,马上便叫了起来。
  「老公,救我,这猥琐的男人是谁?为什么你让他操我?」绮雯觉得丈夫不但不帮她,还用手把她按着,让那陌生男人尽情在她身上驰骋。
  到了这里,绮雯终于逐渐醒过来了。绮雯只觉浑身像着了火似的,乳头高高的在T恤下发硬凸起,腿间更是湿润一片,不但内裤黏黏的贴在私处,爱液把外面的短裤也沾湿了。
  绮雯望向身旁的丈夫,见他仍旧睡得香香的,知道想要他灭火,是没有希望了。但这时绮雯脸上一片潮红,小穴中又湿又痒,虽然觉得身体是属于心爱的丈夫,自慰又是羞耻的行为,但仍是不由自主地把一只手伸到胸前,另一只手探到短裤下面,温柔地开始细腻的抚摸自己敏感的部位,同时接着梦境发生的一切,幻想着自己无助地给两个男人上下夹攻。
  「啊……呀!呀!呀!呀……」绮雯一面使劲捏着自己的乳头,一面用手指抹过她私处的阴毛,从中央滑进去揉着她的阴核,小豆豆在她指尖的搓揉下抖跳着。突然一阵酸麻如电流流窜全身,身体失控地紧绷起来,两脚合起把插在蜜穴中的手指紧紧夹住,爱穴深处像有一股热流涌出,身躯无法控制的紧紧弓起,一抖接一抖的,终于达到了畅美的峰顶。
  「唔……好舒服!」高潮到了,原本紧绷的身体也放松了,绮雯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这时房间里除了绮雯的娇喘之外,静得什么声音都没有。绮雯一脸春意的回头看去看看自己的丈夫,突然想到今次幻想着「PPP」来自慰,高潮来得又快又强,可能是现实中得不到的,所以特别刺激。
  从那夜开始,绮雯和「PPP」开始在网上聊性,聊得兴奋便自慰,每天乐此不疲,差不多每周都要用手来自己满足几次,更不再苦等老公去满足自己的身体的需要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