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区 制服丝袜 亚洲日韩 欧美性爱 偷拍自拍 卡通动漫 国产三级 女同另类
下载区 火箭云盘 BT最新合集 BT亚洲有码 BT亚洲无码 BT欧美无码 BT三级写真 网盘迅雷
高清区 VR片 蓝光原盘 高清无码 高清有码 女优全集
图片区 清纯唯美 网友自拍 偷窥原创 裸露激情
小说区 现代激情 古典武侠 暴力强奸 校园春色 家庭乱伦 长篇连载 情色幽默 淫妻交换

流氓業務員(全)-22

19天前   ·   校园春色
第一百零一章夜御三女

  随着我的两家公司的开始运行,对合适人才的需求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所
以要有掌握在自己手中的猎头公司的想法很早就有了。一次偶遇,再次见到了方
敏,几次交流不仅是可以风流,还发现她是一个真正的人才,一个可以独当一面
的领军式的人物。

  自从在方敏的书柜中看到那些有关人力资源的着作,而后的了解得知,方敏
在人力方面的天分,又经过一段时间的论证思考,我最终下定决心由方敏负责组
建猎头公司,并全权的放手不参与其中,因为我相信她可以比我做的更好。

  有的时候想能拥有这样的几个女人,真的是我一生中最大的幸福啊!温柔贤
惠的李娴,尽管她是已过婚的女人,可她是我的最爱。在我的心情最低落的时候,
我们一起互相安慰的度过。她完全的以我为中心,处处为我着想,在家里有着大
妇的风采,在商界上也是将逐渐的成为女强人,真是男人梦寐以求的妻子啊!

  小雪,一个无奈即将落入风尘的女人,将处子之身给予我的一个训练过的绝
色佳人。她拥有着超卓的管理水平,还没有大本毕业的她,已经可以独当一面,
向未来的管理宗师级别进发着。我们之间是由于交易而到一起的,再后是学术上
的认可,不可否认女人的第一次起到了一定的作用,随着时间和许多事情的发生,
她才真在的爱上我,已经像娴姐一样可以无悔的为我付出一切。

  娟娟和芳芳这两位从小就玩在一起的千金小姐,有着相同的天赋,从初中开
始就在股票、期货等金融领域相互竞争的投资。尽管我没有问过,估计她们一定
是在金融行业有着不小的名气。和她们的相遇是偶然的,我的英勇形象深深的在
她们的心中扎根,从小就立志要同嫁一人的两位小美女,有着现在都市快节奏的
浪漫爱情观的善良女孩,未来的金融双娇就这样入了我的家门。

  方敏,真正的风尘女人,同时拥有着锋利的眼光,更有着独到的缜密思维的
可怕女人。她给着我异样的情怀,刺激的性爱,高超的手段,我又怎么可以放过
她呢!她是我见过的最厉害的女人,我的几个女人中,她才是真正的人精。幸好
从生理和意识上都被我彻底的征服,为我所用而收入私房。

  和我一夜之缘的欧阳玉华、欧阳虹儿,一直在我的心底默默的思念和牵挂。
江湖上的冰清仙子,有名的才女,哪个男人不喜欢呢!还有她可能已经怀上的我
的孩子,那个可能是我第一个的孩子,怎么可以没有父爱呢!同时我也是一个非
常有理智的人,不会做那些无用功,只有当自己拥有了相应的实力才会去将她们
接出来。

  回家的路上我不断的思考着我的这些女人,这些优秀的女人融洽的跟在我的
身边,才发现自己是那么的幸运!她们的不计名分,而我决不可以无动于衷,无
论如何最后也要想到一个好的方法解决。

  “你们怎么还没有吃饭?我不是说过以后不用等我吗!”我走了过去,坐到
她们的中间,心疼的说道。

  “老公,才七点而已,我们还不饿呢,等你一起吃吗!”芳芳坐到我的怀里
撒娇的说道,在客厅也只有芳芳和娟娟两个小丫头不在乎,娴姐和小雪还有些抹
不开在外人的时候和我这么亲热。

  “是啊,现在才七点,老公,娟娟说今天不回来了,让我们不用担心她!”
娴姐过来温柔的把我的外套去掉,同时说着。

  “好的,我们先吃饭!”我抱着芳芳走进了餐厅,这个时候饭菜已经上来,
在家里我们吃的不是很浪费,但是也非常的丰富。

  我将芳芳放到一边的椅子上,一家人高兴的吃了起来。娴姐告诉我师父已经
派来一位年轻的女管家,还有负责家里的保护任务的保镖也被管家带来的人接手
了。心中就想着,一会儿要和新来的管家聊聊,这是我的家,我的根本呀!

  “好了,你们先聊着,我和管家谈谈去!”给几个老婆说完,要王姐通知管
家我在书房等她。

  我在书房里,思考着还有什么事情没有安排,最好明天把近期的事情处理好,
也好尽早的和师父学功夫,最近几次我也够窝囊的了,一直被人追杀。这样的局
面不能再出现了,要不我也会疯的,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咚咚~”

  “进来!”听到敲门声,知道我的新官家来了,我说道。

  “少爷,您好!听说您找我?”年轻的女管家礼貌的问道。我这才仔细的打
量着她,看她的年龄不大,也就是二十三四岁,穿着得体而宽大的服饰,不过也
没有掩饰住魔鬼一般的娇躯,个子很高有一米七多,长发盘在脑后,明亮的眼睛
炯炯有神,颇有些姿色,不过给我的感觉是这样的容貌不应该出现在她的脸上,
而应该是一张倾城的容貌才对,我不由得多看了几眼,更加怀疑这不是她的真容。

  我打量她的时候,她也同时在打量着我。面前这位年轻的男人就是自己的少
主,长的还不错,真的没有看出他有什么特别的,那些师伯们怎么看重他。他竟
然有了四个女人,真是太好色了,江湖上也有不少人有几个老婆的,可没有见过
他这么小就有四个女人的。哼,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还是师父有见识,传我易
容之术。

  “是啊!请坐,你到来的时候,我正好有事请到北京去了,所以我们一直没
有见过面,连你的名字都不知道呢!”我从书桌后面的椅子起来走了出来,微笑
的跟她说道。

  “谢谢,我还是站着吧,我叫陈冰儿,您叫我陈管家就行了。”她礼貌的回
答,但是没有坐下。

  “在我们家没有那么多规矩,还是坐下吧。再说你不仅仅是个管家,估计还
是我的同门吧?”我自信的说道,师父要她来,一定是有原因的,师父想的很周
到,我的家是女人多,女管家最合适了。

  “是的,那小女子就不客气了!”说完之后,她大方的坐下。

  “陈管家,你来了几天,应该也知道我这与别人家不同,所以有什么事情你
可以提出来,以后还有仰仗着你呢!”

  “少爷不用客气,这些冰儿知道怎么做,有什么要求请少爷指明。”

  “嗯,我这个人很随便,没有太多的规矩,所以你不用拘束,如果我不在的
时候有事情可以跟李娴商量。我最担心的是家里的安全,和她们几个人的安全,
所以这些你要注意,我相信你也会做好的。”我要求而鼓励的说道。

  “这些少爷就放心,以前的保镖我已经重新的分组,同时我和他们所在的公
司交涉,他们以后仅仅是我们的人,而不再隶属于保全公司。我们将会配给他们
最新的最好的装备,根据上面的指示,也将一些初步的内功心法传授给他们,我
想以后他们一定是普通人中非常厉害的高手。”陈管家解释的说道。

  “那就好!”

  我们又谈论一些其他的事情,她就思索的离开了。在书房中我给大哥他们联
系一下,告诉他们我有事情找他们谈,地点约在大哥的别墅。而后我又给丁凯联
系一下,告诉他明天中午我在津门酒楼请他吃饭,叫他带着那个适合做情报的人
一起来。

  一切都安排好之后,已经是十点多了。一天下来很累啊,就回到自己的卧室,
准备洗个舒服的热水澡。

  “你们都在这,我说别的地方找不到你们啊。”进了我的大卧室,才发现娴
姐她们三人都穿着睡衣在我的床上聊天。

  “老公,你和陈管家都谈完了!”芳芳投入我的怀抱说道,从她的眼中看到
她是那么的渴望,初尝过消魂滋味的她,自然有些沉迷其中的味道。

  “嗯,谈完了,一直没有时间陪我的几个小宝贝,一会儿老公都要喂饱你们。”
我说着,一只色手钻进了芳芳的睡衣中,握住有些被开发大了的酥胸,不停的蹂
躏着,芳芳小脸红了起来,而且很快的动情了。

  “你这个小坏蛋,大色狼,等会儿不行吗,给我们讲讲这次北京之行。”娴
姐打在我正在使坏的手上,娇叱着我说道。

  我只好将她和小雪一边一个抱住,芳芳在我的胸膛上,三个老婆被我这样香
艳的搂着。我就将这次北京之行的经过告诉了她们,没有丝毫的隐瞒。

  “老公,你现在就好像古代的钦差一样,太厉害了!”听完我是中央特派员
的身份,芳芳亲着我高兴的说笑,娴姐和小雪都含情脉脉的看着我,激动不已,
让我男子的虚荣心大大的满足一番。

  “那是,不过没有以前钦差那样的权利,最多业就个可以直达龙庭的谏官而
已,没有什么用的!”我抱着老婆们无奈的说道。

  “老公你是最棒的,不要这样子吗,这两个职位有不小的影响力,用好了可
是了不得的。”小雪思考后在我的耳边媚笑的说着,她的小手在我的身上轻轻的
抚摸着。

  “老公啊,刚才小雪姐姐说那个李若梦非常的漂亮,你是不是喜欢人家啊?”
正在我要起色心的时候,芳芳给我一盆的冷水的说道。

  “没有的事情,我和她之间最只见了一面,主要是谈的项目,怎么会喜欢她
呢,以后不要可不要瞎说。”我赶紧的解释道。

  “哈哈,娴姐,你看老公着急的样子,一定是有这个想法,男人不都是吃着
锅里看着碗里的吗?”芳芳不放弃的说着。

  “嘻嘻,老公,如果你喜欢,我们也不反对的,我听小雪说那个若梦真的不
错噢!”李娴起哄的笑着说道。

  “你们,唉!走了我们洗澡去。”说着,我松开她们两个,抱起娟娟的就走
向里间的大浴室,可以容纳五六个人的大浴池,她们早已经放好了水。

  “你们也进来,我们一起洗。”听到我的话,娴姐和小雪都红了脸,尽管在
一起伺候过我,不过还真的没有几个人在一起洗澡过。彼此的看了一眼,还是在
后面跟了进来。

  小雪毕竟以前是被训练过一段时间,所以很容易的适应了这样的形式。快走
了几步,帮着我把衣服去掉,芳芳一样从我的怀中下来,解开我的上衣,娴姐也
上来动手。我就像一个皇帝一样,没有伸手,享受着几个老婆的服务。

  我的衣服去掉了,雄壮而不满足的男人的象征又已经怒目而视了,娴姐看到
后,轻轻的打了它一下。

  “真是个惹祸精!”

  “打坏了,以后你们就没有的享受的了,嘿嘿!”我色色的笑着看这娴老婆
说道。

  “进去吧,”说着我把没有脱下睡衣的娴姐抱着跳入了大浴池。惹的她敲打
着我的胸膛,下午和方敏的疯狂,不仅没有消耗我的体力,反而使我现在有股更
强的欲望。

  小雪和娟娟笑着脱下睡衣,两个美丽的一丝不挂的酮体展现在我的面前,大
小里两个美人来回走动,我怎么忍受的住呢,将娴姐的身上早已经湿透的外衣除
去,很快她那成熟的躯体出现在我的身前,那些水珠在她雪白的躯体上面流动,
太诱人了。水中的欢好真的特别的不同,浴室的温度随着我们的激情而在不停的
上涨,几天没有得到宠幸的李娴,已经不由自主的大声的呻吟起来。一边的小雪
和娟娟看到我们这样的春宫图,早已经春心荡漾。

  三人的欢快的声音,不断的刺激着……最后我将自己的所有的爱都留在了娴
姐的体内。最近我一直都很宠爱,希望我们有自己的爱情结晶,那也是她最大的
愿望,尽管她没有说,可是我怎么能不知道呢。

  几天没有疯狂的我们,今夜并没有结束,我们又转移到床上,掀起了另一次
的大战。

  第二天,我们起的都比平时晚了许多,昨夜的大战持续到了很晚才结束。由
于娴姐和小雪还要去上班,八点多就起来了,经过昨晚滋润的她们,不仅没有疲
劳,反而非常的精神。

  我和娟娟快九点多的时候才起来,昨晚可是真的很辛苦。下午和方敏,晚上
有满足了三女,我毕竟还是个普通的人,这次也有了心有而力不足的感觉,看来
要加强锻炼了。

  到大哥家的时候,他们几个都到了,又是我最后到的,没有办法又被他们奚
落一顿。什么要多注意身体,什么不要精尽人亡的,真是汗颜啊!

  我就和几位大哥讲了我这次北京之行,又分析了最近的政局,希望他们心中
有数。大哥他们听后也是为我有这样的靠山高兴,同时也责怪我没有告诉他们我
老师的事情。我只好解释我是无辜的,是老师的强烈的要求,他们不放过我,少
不了一顿的剥削,这是借口啊!

  我又要求他们帮我照顾我的两个公司,最近我要跟着一位师父学习功夫没有
时间,还给他们解说了江湖的事情,他们也是非常的震惊,从来没有想到还传说
中的高手存在。同时要求我好好的修行,家里的事情他们会考虑周到的。终于将
一些事情交待完了,这样我以后也放心了!

  “二哥,还有个事情您要帮兄弟一把。”我谄笑的说道。

  “靠!说吧,一定不是什么好事。唉,从小见到你这样一定是有事情求我。”
二哥了解的说道。

  “也没有什么,只是告诉你,原来你海天俱乐部的那个小芳,也是就是方敏,
现在已经被兄弟摆平,不好意思啊!”我得意的说道。

  “什么?”我的话立刻引起他们几个的兴趣。

  当下简单的把我和方敏的事情说了一遍。

  “厉害,这么多人没有摆平的事情,让你小子给办了。三哥真是服气了。”

  “以前没有看出来呀,你小子还有这么一手。”大哥赞叹的说道。

  “我说呢,方敏干的好好的,怎么突然不干了,原来和你小子有关,说说怎
么赔偿我吧?”二哥立刻找到了整我的方法。

  “那是我的能力,你留不住人能怨我吗?她现在已经准备开始收购东方猎头
公司了,可能用到你,你可得照着她点儿,怎么说她也是你那出来的人啊!”我
耍赖的说道。

  “行了,我知道了,以后是弟妹了,怎么也要帮的!”二哥摇头的说道。

  “老二,几年来你都没有发现,方敏弟妹在人力资源上的能力,可惜啊!看
来还是老五的运气好,哈哈,你认栽了吧,以后要注意了!”大哥笑着说道。

  “是啊,要反省一下了!”二哥点点头说道。

  我没有留下吃饭,因为我还要到天津最高档的津门酒楼,那里还有两个人等
我。

  津门酒楼是天津名副其实的销金窟,那里消费是天津最高的,选择这个地方
就是要显示我的实力,对于那些在社会上的人来说,钱才是最重要的。

  在服务员的带领下,我进入这里最贵的‘天’字包房。


   第一百零二章拜师(一)

  在任何的社会形式下,信息都是最重要的,只有掌握了最新最快的信息,才
能真正的掌握主动。我现在的情形,对信息情报非常的急迫,因为我的仇家正虎
视眈眈的看着我,等到我不留神的时候伺机而动,我不可以被动的挨大,要在关
键的时候主动出击。

  情报的负责,不是一般的人可以担任的,能干好这些的人都是八面玲珑手段
毒辣的主。曾经我也想要丁凯去担任,在我认识的人之中,他的行事方式还算可
以,不过不是最好的人选,这个时候他却给我介绍了一个新人。这个人他曾经给
我讲过,一直用外号鬼头,和他曾经是初中同学,后来没有上高中就进入了社会
胡混。一直都在社会上鬼混的他,尽管没什么名气,可是这个人绝对是个万事通,
更重要的是这个鬼头在收集信息上有其独到之处——与生俱来的“天赋”。丁凯
认为,鬼头有能力完全的承担这个工作,所以和鬼头联系了一下,和他交好的鬼
头就这样离开上海,前天已经到达了天津。

  ‘天’字号房,昨天我就预定好了,现在丁凯和鬼头已经在那等着,和我一
起上去的,还有暗影。

  “不好意思,我有事情耽误来晚了些。”我稍微解释道,就像和自己朋友吃
饭一样随便。

  “老大,您来的可不晚,我们也是刚到,这位是我给您说过的我的老同学鬼
头,鬼头这是我的老大周川周先生。”丁凯高兴的给他的老同学介绍的说道,现
在他的同学并不知道我是基金的所有人,毕竟还没有最终决定是否由他负责我们
的商业情报部门。

  “您好,周先生,很高兴见到您,没有想到您你比我想像的还要年轻,却有
这样的成就,真是年少有为,听说您要召见我,这不我就赶紧来了,真是幸会啊!”
鬼头拍着我的马屁说道。

  “过奖了,请坐!”我仍微笑的平静的说道。

  鬼头看上去太普通了,可以说见一眼后转眼就把他忘记,这就是做位一名好
情报人员的首要条件。穿着同样是太普通了,一身刚买的廉价西服,标准的地摊
货一百元一套,小头倒是梳理的贼亮贼亮,眯缝的小眼睛滴溜溜的乱转,大众的
脸庞真是没有什么出众的。

  “我想你来要做什么,应该知道了吧!”我盯着他慢慢的说道。

  “听丁凯给我说过,心里有些数,不知道周先生还有什么指示!”鬼头绝对
是个人虫,近十年的社会经验不是白混的,他看出我的不简单了。

  这位周先生从进包房的门,始终心境都没有变化过,自己的几句马屁他都没
有什么感觉,如此可以轻易控制情绪的人,能是一般的人吗?丁凯这个小子没有
说老实话,他告诉我说一个新开公司的老板,要他找个机灵的人,搜集一些商业
情报,最近十分倒霉的他只好借机离开繁华的上海。而如此年轻就这么厉害的人,
加上沉着可怕的气势,一定是有着很深的背景。自己还是多留些神,要么好好的
跟他干,要么赶紧的滚蛋,弄不好自己就栽在这了。

  “丁凯给你说的,是按照我的要求告诉你的,其中很多的地方你可能不明白,
现在可以告诉你。我的公司是注册几十亿元的一家新公司,正处于起步阶段,需
要一位在信息收集上可以帮我的人。我看你很不错,要不我也不见你,希望你可
以留下来帮我。在这里你可以发挥你的情报分析天赋,同时也可以得到你想拥有
的生活。”我喝着上好的茶水,自信的说着。

  “哦!周先生就这么相信我会留下来吗?也许您太自信了!”鬼头这几年根
本就没有停止学习,如果说水平的话,那些研究生和他也有些距离。当年,他之
所以离开学校是因为家里穷,为了自己的弟弟上学,他只有选择自己离开学校,
在社会上打拼。不过听到我的公司注册资金这么的多,心中也是十分的震惊,他
感到了他的机遇来了,为了在我的面前争取更多的利益,而强压着自己的兴奋,
毫不退缩的说道。

  “是的,我相信你会留下来的。”我自信的说道,丁凯只悠闲的喝着茶水,
好像我们说话和他没有关系似的。

  “周先生好自信啊,可以解释一下理由吗?”鬼头看到我这么的霸道,反而
非常的高兴,如今是个弱肉强食的社会,要想建功立业就必须有豪气,有特别的
手段。

  “我相信我的条件你一定会满意的,在这里可以给你提供一个展示才华的平
台,还有这些,你可以看看。”我给暗影点了一下头,他从我的皮包中拿出一份
文件,递给了鬼头。

  鬼头看着手中的材料,心中太感到了恐惧,那上面写的是他的家庭和几年的
社会的经历,主要是他给别人提供的那些消息。如果这些资料掉到那些有心人的
手里,自己几十条小命也不保了。汗水不由的流了出来,才对我的实力感到了可
怕。

  这些资料是知道鬼头这个人的时候,我无意中跟暗影提过调查一下,没有想
到昨晚就给我准备齐了,而且还是这么的详细,真是要我无法想像,看来我的师
门的实力太强大了。

  “不知道这些资料周先生是从那里弄来的?”鬼头这个时候知道自己是逃不
了为我工作了,就这一份资料就够要挟自己的了。

  “你不用担心,这份资料只有这一份,还有你以前做的不干净的,我们已经
帮你擦干净了,以后那些人再也不会胡说些什么了!”暗影面部表情的说道,同
时将他手中资料拿过来用内力震碎。

  暗影跟了我几天,真是太了解我了,我的一个眼神他就知道我要他作什么了。
鬼头是个聪明的人,心中这才明白我是为了他断去了后患,要他安心的工作,还
有暗影那手功夫,要是自己玩什么花招,那个时候碎的不是那些纸片了。看来这
个周先生还是不错的,没有用那些资料要挟他,而是采用这样的方式,看来我这
样的人是值得他效力的。丁凯看到鬼头刚才表情,知道那些资料中是鬼头的把柄,
心中更是佩服我来,仅仅知道鬼头这个人两三天的时间就找到了他的把柄,牛!

  “谢谢周先生给我的这次机会,我以后一定好好的为先生工作,绝对不会辜
负先生的恩德。”鬼头心中现在已经开始臣服了。

  “哈哈!能得到鬼头的帮助,我真的是太高兴了,丁凯让他们上菜,我们边
吃边聊。”我笑着说道。

  “谢谢周先生这么看的起我,以后鬼头万死不辞的报答先生知遇之恩!”鬼
头表示着忠心说道。

  “以后叫我周川就行了,先生的称谓就免了。嗯,你打算用多少资金建立情
报网啊?”我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处理,没有抖什么圈子,直接的问道。

  “我还是和丁凯一样,以后也叫您老大吧。不知道老大您要的是到什么范围
的情报?”鬼头反问道。

  “可以涉及到所有范围,开始慢慢的来,从天津的商业情报开始。”我点点
的头赞同的看着他说道。

  “老大,建立完善的情报系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不瞒您说,自从我买卖
情报吃饭,就看开始研究,我敢保证,只要有足够的资金,就一定可以把它做成
最大的!”鬼头自信的说道。

  “好,我要的就是你这几句话,首先,你为我工作,不可以亏待了你的,头
一年您的年薪是一百万,根据你们提供的情报,得到效益的多少可以得到不菲的
奖励资金。首先我给你一千万的启动资金,尽快的为我建立商业情报系统,并只
对我负责,不知道你有什么意见吗?”

  “嘿嘿,这么多年薪啊!谢谢先生了!”鬼头可没有嫌钱多,从小就养成财
迷的他,尽管心中惊讶我给的很多,可是也没有说什么,多多益善吗。

  “你努力做吧,我不在时候你和丁凯联系就行了,他会带着你找谁的。紧记
住你们系统是独立存在的,除了我之外不受任何人的节制,希望你好自为之。”
我严肃的警告的说道。

  “老大,放心,我知道怎么做!”

  “好的,这里有三百万,你先处理一些私事吧,你父母的房子要换一下了,
那个小屋对身体不好。”我给他开出一张支票,递给他又拍拍他的肩膀说道。我
知道鬼头是个大孝子,这样的人已经很让我佩服的了,再说为了真正的收服他,
这些钱算什么。

  “这,好吧,谢谢您!”鬼头感动的说道。心中默默下决心尽快的给我建立
一个情报系统。

  我们几个人一边吃一边的讨论着怎么建立情报系统,这个时候暗影提出了很
多绝妙的建议。我明白师父派他到我的身边的意思了,这是个全才啊下午两点多,
我到了父母居住的小区。不仅老妈在家,还有老爸也在。一问才知道,他们的工
厂已经停产,那么大的辉煌一时的国营大厂,也走上了即将破产的道路。

  “怎么会这样?”我疑问的说道。

  “还能有什么,那些厂领导还不是为了那点小钱,使用质量不合格的零件。
上次准备出口的那批产品都不合格,人家要赔偿,厂子没有办法,为了不打官司,
只好花钱私下了结。现在厂子欠银行几千万,只有抵押到银行了,都是败家子啊!”
工作了三十年的厂子,突然要倒闭,心中十分的难过和生气,老爸气愤的说道。

  “看来这次真的十分严重,抵押到那家银行了?”我问道,心中有了一个大
胆的想法,把这家厂子收购到自己的手中,和现在的川胜公司合在一起,这样不
就可以更加多的争取利润吗。

  “听说是中国银行,改天我再问问,你是不是有想法啊?”看到我发亮的眼
睛,太了解我的父亲问道。

  “爸,如果公司有好的领导班子,再将现在的技术人员合理的搭配,引进科
学的管理机制,你认为产品质量能做到什么档位?”我思考着问道。

  “哈哈,对啊,我怎么忘了我还有个亿万富翁的儿子,如果你有想法,爸爸
全力支持你,给你保证生产出的产品一定是北方最好的,甚至可以成为全国最好
的。我再把那些优秀的技术人才给你召来,一定可以赚钱的。”老爸一改刚才的
颓废,豪气的说道,看到老爸的热情劲,不能违背了老人家的意思,就是不赚钱
也要去做了。

  “好的,我给李娴联系一下,要她们核算一下,看看收购需要多少钱,成功
以后就改名为川胜设备集团,她们负责公司的管理和销售,你们那里是加工基地,
您看怎么样| ?”我小心的问道。

  “好啊,本来销售就不是我们厂的强项,这样也好,毕竟这个厂子老爸我干
了一辈子了,突然没有了心中真是不舒服啊,爸爸谢谢你了儿子。”老爸感慨的
说道。

  “爸,你这么说就不对了,这是儿子该做的。不过我不会投资,你自己出吧,
呵呵!”我看着他笑着说道。

  “什么?我那来的那么多钱,你小子竟跟老爸开玩笑,小心我揍你噢。”

  “你没有看我以前给你的卡吗?那里的钱足够收购三个你们工厂了。”我摇
摇头笑着说道,看来老爸和那些老婆一样,给了他们的卡都不看,用的时候才想
到,记得给老爸的钱是最多的,达五亿人民币之多,那是我专门为他二老准备的。

  “那么多!我和你妈也用不着,所有也没有看过,想不到我也是大富豪,哈
哈!”老爸吃惊后高兴的说道。

  “当然,你的财富在天津也算是有名的富豪了,只是没有人知道罢了。我给
再联系一下中国银行天津的负责人,以前我和他通过电话,这件事情要他帮忙,
毕竟不是只有我们一家有收购的想法,要使用一些手段才行。”

  “嗯,你安排吧,这次我也投资一回,感受一把。”老爸兴奋的说道。

  我先和娴姐联系一下,她听到这个消息后非常的高兴,给下面的交待一下,
就赶紧赶了过来商量。我又给中国银行天津分行行长联系一下,希望要他尽快向
老爸的厂子催款,给予施压。他听到我有收购这家工厂的想法,真是太感谢我了,
今年刚刚调来的他,遇到这么一个大的烂帐,正发愁没有办法处理呢。我这个财
神爷就找上了他,尽管不知道我和上面什么关系,可上面说了一定要给周先生最
好的服务,否则就卷铺盖走人。

  处理完这些事情之后,我将最近的事情老实的讲了出来,当然我的遇险等就
删掉了。其中还要老妈挑一个好日子我要订婚,还有我明天要拜师的事情也说出
来,希望老爸和老妈也到场。

  “没有想到龙总理的弟子是我们的宝贝儿子,好,不愧是我们周家的好男儿,
努力的干,老爸和你老妈一定支持你!”老爸赞扬的说道,他也是龙总理的崇拜
者。

  “是啊,儿子,老妈没有想到你这么有出息,好,好啊。”老妈说着高兴的
流下泪水。

  看到父母这么的高兴,做儿女的心中也是十分的塌实。父母总是希望自己的
孩子有出息,那个父母不是在背后默默的支持着自己的儿女,那个父母不是望子
成龙呢?这就是伟大的父爱与母爱。

  娴姐来后,我们聊了一会儿,老爸和老妈也一起到了我们住的别墅,拜访了
我的师父。师父和我父亲聊了很长的时间,其中说了什么就不得而知了,不过非
常的愉快。

  老爸和老妈没有回去,就住在我的别墅,毕竟为了明天我的拜师仪式,老爸
可是非常的重视。

  转天,老爸和老妈很早的起来,到师父那张罗去了。其实那根本就用不到他
们,我派的门人弟子都用不了,只好和师父他们一起谈起来,师父还传授了老爸
一套健身修性的功法,让他更加的高兴。

  今天我的几位老婆都来了,毕竟这是我一生中重要的大事。师父开始就给我
说过,不要过多的告诉别人拜师的事情,现在除了我的家人和三位结拜大哥外,
谁也没有说,当然我的几个老婆也为我把紧着口风。

  师父所在的别墅外面看上去没有什么,进去以后才知道,里面充满着喜庆,
猩红的地毯铺在客厅的中间,在客厅的正中的后墙上挂着一幅悠久的祖师像,很
模糊的一个背景。画像的下面一个方桌,上面燃烧着檀香,在前面有个古式的靠
背椅,两面各一排的椅子。

  左边坐着几位是观礼的嘉宾,第一位坐着的是大悲寺院的慧悟大师,后面是
老爸老妈和三位老哥,老爸和老妈后面站着是他们几个漂亮的儿媳妇;右边的一
排上坐着六位老者,其中有两位女性,后面站着不少的弟子,个个精神抖擞,气
势昂扬的,暗影也在其中,是站在在第三位老者的后面。

  “今天,是我门门主收徒仪式,谢谢大悲寺院的慧悟大师能来,还有周川的
家人,希望你们出去之后忘记这件事情,我们的门派是个古老的门派,不希望外
人所知,妄各位谅解!”一位管家式的老者对着嘉宾的几人说道。

  看到大家点点头,那位老者继续的说道。

  “请门主和周川参拜祖师!”


  第一百零三章拜师(二)

  江湖,我来了。拜师仪式后,我才是真芷的踏入江湖,成为其中的一份子。
尽管知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之说,可是我还是无怨无悔的一头扎了进去,这
也许就是江湖的魅力吧。

  “诸门主和周川参拜祖师”那位管家铿锵有力地宣布道。

  师父今天穿着一件大红色的唐装,满面春风的笑容,听到管家老者的话,欣
慰的看看我,面色庄严而崇敬地走到古韵的方桌前,我也紧随其后。只见师父,
接过来管家手中的三根香,恭恭敬敬的对着祖师的画像拜了三拜,将香插入香炉
之中,向后退了一步,恭敬的叩头三个头,我在后面也跟着虔诚的磕了三个。原
以为师父一定会说些什么,如弟子某某收某某为徒,希望祖师保佑我门倡兴等等,
可是他老人家却是什么话也没有说。这样无声的拜师仪式与我想像中的很大不一
样,搞得好像跟地下觉似的。

  “诸门主入座。”管家将那把那把靠背椅子放到方真的芷前方,敬畏的跟师
父说道。

  “嗯”师父没有说什么,安安稳稳的坐在那,慈祥的看着我。

  我慢慢地走到师父前,恭敬地说道“弟子,周川,参拜恩师”说完,跪倒在
地上,给师父叩了三个响头。

  “师父,你诸用茶,”接过管家手中地茶水,激动地端到师父前面。

  “好,乖徒儿,起来吧。”他老人家唱完了一口茶水,点点头地杀意道。

  “谢谢,师父!”说完,我站起来后老实地站在师父一边。

  “感谢各位能前来参加周川的拜师仪式,我门是个非常古老的门派,其中很
多的事。清都不为人所知的。以前没有外人参加我们的拜师仪式,这次周川的拜
师比较特殊,所以才邀请各位前来,这次也是前所朱有的事。洁,希望各位自己
知道就可以了,在此,我代表全派感谢各位。”师父看着大家,慢慢的道来。

  大家都点点头,表杀一定会做到的,我的家人们能知道江湖存在就已经很吃。
凉了,毕竟这些江湖高人做事。洁都是那么的高深莫测,也没有多想什么。

  “龙先生,以后周川交到你的手中了,我代表我们全家人感谢您的教导,周
川有什么做的不对的您就代我收拾他,自古以来都是严师才出高徒,他能和您学
艺也是他的福气,对此我们一家人都很放心。”老爸跟客气地师父说道。

  “哈哈,周老先生就放心吧,我一定会教导好周川的。”师父含笑地答道。

  “恭喜龙施主,能收到如此优秀的徒弟,我想贵门一定可以发扬光大,阿弥
陀佛!”慧悟大师口念佛号的说道。他的话让右边的我门的几位长辈听到后心里
舒服,因为他们也是十分的看重我,相信我有这个能力。

  “谢谢!”师父微微的稍微有些激动的对着大师说,他老人家稍微的平静了
一下紧接的说道,“谢谢各位,我就不在此陪同各位了,吴管家照顾好大家。”

  说完,我看了看家人一眼,就随着师父和门中的几位长辈一起上二楼的书房
去了。

  “周川,这是我门的左右护法和长老院的四位长老,你过来拜见一下。”这
个时候,我才知道他们在我门中的身份。

  随着师父的介绍,我才知道了眼前的几位老者的名字,这些都是和师父一辈
的人物,也是江湖上的顶尖高手。

  其中最老的那位老者,是我的大师伯冷术雄,今年近八十岁的人了,看上去
也就是六十出头,是我门的左护法,他的功尖都在掌上,凭借我门四大绝学之一
的“翻天血手掌”,在江湖是声名显赫。

  右护法,是一位慈祥的老妇人,看上去没有什么功夫,可是知道她老人家事
迹的人,那个不是心惊肉跳呢。听说年轻时候非常漂亮的她,一次外出被西北一
个武林世家的少爷盯上,要使用卑鄙的手段强迫她,她一气之下,不仅把那个少
爷给宰了,还把那个世家的为恶的人全部给斩杀。幸好那个世家的名声非常的不
好,那些自命的大侠也没有找她麻烦,由于当时她易容成老婆婆的模样,所以就
有了“辣手婆婆”的狄雪英名号,当然还有其他很多的。凉心的事。洁。

  我门有个长老院存在,那才是我门的真正的核心,至于它在什么地方?有多
少人?除了门主之外就没有人知道了。这次来的四位长老,让不少的门人都震惊
了,没有想到这些江湖上非常有名的几位竟然是我门的长老,他们现在怀疑到底
我门的其他长老是不是也是和这几位来历一样呢四位长老中的年长的是一个高大
角猛的老者,满面的花白胡须,说话非常的响亮,是个直爽的老人。他就是江湖
上的靠一身硬功着称的任山任老爷子,江湖人称他为“角张飞”,在太行山一代
非常的有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儒秀才”何修文何教授,这是一位带着文化气息的
老者,从他的身上根本就看不出一丝的江湖人的感觉,就像一位学问深厚的专家
学者,听说他老人家一直在人民大学文学系授课,始终误持着那份洁新儒雅的味
道。师父告诉我说何老爷的儒家芷气功非常的了不得,他还修成了我门四大绝学
之一的逍遥指。

  其中还是那个小师姑对我最好,他也是和我师父一起学艺的,是师父父亲的
最得意的关门弟子叫龙妹,所以修为非常的高而且知道非常多的阴柔功法,她老
人家就是暗影口中说的要我跟她要些适合女子功法的师叔。她老人家今年六十来
岁,她偷偷告诉我,要我一定把我家的那个管家给收了,还劝说我反正也是有几
个老婆了不在乎再多一个。陈冰儿是她最喜爱的宝贝弟子,她老人家像丈母娘似
的看上我了,还什么的神秘暗杀我一定会有想不到的惊喜,真是无语啊。

  还有一位长老,师父告诉我,他老家就是自己给自己送称号的江湖五个怪人
之一,“浪行天下”的朗游,是个非常喜欢云游的人,在哪也是待不长的主,天
南海北,国内国外不少的地方都去过,绝对是个地理大师。

  很多的事。清我以后才知道的,长老院的组成是十分的有趣,里面不一定都
是我门的人,还有不少的江湖散人,真是非常的复杂啊。每一个进入长老院的的
人,都是经过长老院很多人的考察后表决后同意的,不一定你的功尖好就一定可
以进入的。

  我和这些长辈聊了一会儿,他们没有少给我礼物,都是一些好东西,这次我
赚翻了。他们知道师父要给我交待门中的事。洁,所以鼓励了我几句退了出去。

  师父并没有给我说什么,而是将后面的书柜中的几本书挪开,出现了一个暗
阁,他稍微的使劲的往里推了一下,书柜竟然慢慢地从中间打开。我心中纳闷,
难道这是一个密室。师父招了招手,我就和师父走进去了,刚进来书柜又自动的
关闭。这里是向下去的楼梯,通过墙边上的灯,我才发现这里是刚刚改造完毕的,
默默地跟在师父地后面,走下去有两层才发现一个电子的铁门。只见师父在门上
输进去的几为密码门后门自然而开,我们就进去,这里才是一个真芷的密室。

  里面的通风设备非常的好,没有感到一点儿的呼吸困难。原来这里是车库改
造而成的,不过不全部,因为这个小区的地下车库都是非常的大,这个密室的面
积也就是车库的一半。里面的陈设很简单,靠墙的一边有个一尺高两个双人床大
的术台,上面有两个宿团,周围的靠墙的都是书架,上面都是武学书籍。中间有
个不小的空地,还有个兵器架子,应该是联系功尖的场地。

  “这是一个密室,周围都是由隔音材料构造的很隐蔽。以后你的那个别墅王
也有这样的密室,不过比这个大的大多了,这是为师决定给你设计的,现在快完
成了。你也坐下,我们师徒也好好好的谈谈。”师父坐在一个宿团之上说道。

  “原来师父都考虑到了,谢谢师父。”在师父的要求下,我也坐到了另外的
一个宿团上,又得知我的别墅王下也有这样的密室,真是太好了。

  “周川,从今之后我们就是师徒,为师会将我的一切都传给你。可是我很奇
怪的是你从来不问为师的来历,也不问自己将要拜的是什么样的师门,现在可以
给我一个解释吗?”师父微笑的问道。

  “师父明鉴,弟子也是非常的想知道,如今己经拜师还不知道自己的师门,
估计天下也只有我这么一个人了。我之所以不问您的来历,因为弟子明白您会在
合适的时候告诉弟子。从师父您的身上,我感到的是平静,一种超脱的气质,弟
子也就不担心师门,再说师门是正是邪又怎么样呢?不少标榜的名门正派却做着
肮脏的事。清,邪魔之道也有不少的真正好男儿,只要弟子的心正又何必在乎那
些呢!”我自信的说道。

  “好,不愧是我龙天的徒弟,这才有我的风格,不必在意他人的看法,人活
着只要对得起自己的心就行了。”师父点头的赞同地说道。

  “师父,那我门是什么门派啊?”我谗笑的问道。

  “嗯,为师的名字叫龙天,可要记住啊,省的有人问时还知道自己师父的名
字!”没有想到师父也跟我开起玩笑来。

  “知道了,师父,放心我的记忆还不错的噢!”

  “这还差不多,龙天是师父的真正的姓名,以前在江湖行走的时候,为师一
直用的名字叫清风,这个名字还有些人知道。自从三十岁以来,为师一直执掌天
极宗和那些下属门派,己经四十多年了!”师父感慨的说道。

  “师父,我们天极宗是什么样的门派?”我小心的问道。

  “估计要你失望了,天极宗是个非常非常古老的门派,估计就是那些有名的
门派掌门也没有听说过,同时天极宗也是真正的魔门正宗。现在江湖上的魔门正
宗一直都认为是天魔宗,其实那是错误的,天极宗是第一代的魔门门主创下的正
宗直系,后来传给了他唯一的弟子。他的那几个记名的弟子学的是祖师的其他功
夫,也就是旁系如现在的天魔宗、流花宗等,后来还有一些旁系是祖师的门人所
创下的。近两千年过去了,已经没有多少人记得天极宗的存在,都以为它已经灭
亡了。可天极宗还是一直存在,而且默默的壮大发展,如今已经不是他们所能想
像的了。”

  “师父,既然我们天极宗是芷系,那武功一定是最厉害的,为什么后来我们
却退出了魔门的历史舞台呢?”我打断师父的话,斤剐内闷的问道。

  “你问的很好,不错,祖师给我宗留下了最无上的法典,如果修成可以横扫
天下。想当年,祖师就是凭借这门武学,横行江湖五十年,其他各派见到后都要
退避三舍,后来祖师创立了正道眼中的魔门。

  那个时候魔门并不是邪恶的代表,只是与正道的修行方法不同,它讲究的是
快速提升功力,走的路径十分的极端。祖师是给我门留下了无上法典,可是也给
我门留下了难题,因为不是每个人都可以修行这门功夫的,我门的宗主也许一辈
子也遇不到合适的传人,自然我门的香火就不旺了。在师祖离开魔门之后,传到
第三代师祖的时,他在仙逝的前几天才找到自己的传人,因此我宗第四代弟子没
有继承下来什么功夫,仅仅怀有无上法典而己。怀宝其罪啊,四代祖师一直逃避
其他旁系的追杀,从此之后我天极宗就转入暗中。后来我门的一位祖师天资聪明
修到功夫小成境界,重新建立了一个门派,但没有透漏出天极宗,这样也就慢慢
的形成了一个规矩,天极宗被每代宗主暗中掌握在手中,知道他存在的都是给宗
派立下功勋的门人及其后人,但是他们都是在知道前发过血誓的,这也是这么长
时间来没有人知道的原因。

  你知道吗?今天你拜师仪式在场的人中只有慧悟大师知道天极宗,其他人都
不知道还有这样的宗派存在。这里的人都是江湖上的神秘宗派东殿逍遥阁中的人,
东殿逍遥阁就是唯一将法典修成小成境界那位师祖创立的,也是天极宗建立的第
一个门派,我的身份之一就是这个宗派的门主,天极宗的宗主要掌握几个天极宗
外围的门派,除了东殿逍遥阁,还有海外仙灵门、昆仑无极宗三个古老神秘的门
派,之外还有几个江湖上为众人知道的门派,这些门的掌门都是要宗主指派的。
势力之大不是你能想像的,那是千年的积里啊!“

  “这也太复杂了!师父还是仔细的给我讲讲吧?”听到这里,我感到只有一
个词形容,那就是“恐饰”。尽管我不是很洁楚这些的门派在江湖上的位置,估
计那个门派都一定不会差到那去。

  “我就仔细得跟你分析一下江湖形式,分析一下我宗的各个下属门派,因为
这些以后要你去掌握的!”师父思索了一下说道。